庶女狂妃

庶女狂妃

更新时间:2021-07-20 17:45:43

最新章节: “姐姐这话是什么意思,妹妹我一直在乡下待着,什么厌胜之树妹妹听都没听过!”周以宁顶着着这张小白兔般可怜的脸,靠上去道:“妹妹知道姐姐这是有些着急了,可也不能血口喷人、栽赃陷害啊!“血口喷人?”“栽赃陷害?”周以慧气极反笑,“好一个血口喷人栽赃陷害,三妹妹还真是口齿伶俐!是不是血口喷人你可比我清楚!

第一章 重生

“喂,你个赔钱货色,还不快醒醒。”

一桶水从头到脚浇了个透心凉。

周以宁忍不住发了个抖,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眼前的环境极为陌生,幽暗昏黄的灯光,散发着霉味儿的床榻,还有破败不堪的家具。

这个地方她不认识。

“你睡傻了,睡迷糊了吧?还不快滚去干活!”说话的是个满脸横肉的妇人,粗壮的手上抓着一根粗木棍,直挺挺的砸在周以宁的背上,砸的她一个踉跄栽倒在地上。

借着灯光,周以宁看清了那张曾在她回归相府当天就被杖毙的脸。

那个折磨了她整整十年的乳娘。

“小贱人,还想装病不干活呢,还不快去把衣裳洗了!”乳娘又是一棍子砸了过去。

她从把周以宁带到乡下的那天起就知道了,这个所谓的相府姑娘可还不如一条狗,夫人也授意了,整死了也无所谓,她可盼着这小贱人熬不过早点死了,她也好回去相府。

哪知道这小贱人命这么硬,本来被分到这鸟不拉屎的乡下就够让她受气了,这小贱人还敢在她面前摆小姐谱儿?

“跟你说明白了,别以为夫人过两天来接你,你就能在我面前摆谱儿,该干活就滚去干活!”

乳娘说着又是一巴掌甩在周以宁的脸上,拧着她的耳朵,压低了声音“回相府了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自己清楚,你觉得夫人是信你还是信我?”

周以宁被打的一声闷哼,可眼角却浮上了笑意。

她回来了,回到了十三岁那年相府拉她替嫡出的大小姐周以慧嫁给病秧子司云帆的时候。

这一次她绝不会再重复上一世的悲剧,哪怕是要嫁给一个生命只剩三个月的病秧子,也决不要再进瑞王府!也不要跟宇文烁沾上半毛钱的关系!

一大早天还蒙蒙亮,初秋的季节已经带来了瑟瑟的风,冻得周以宁忍不住一颤,手中的木盆掉在了地上。

屋内立马又传来了骂骂咧咧的一声。

想着自己现在还打不过这个粗壮的女人,周以宁只得先忍下这口气,抱着木盆和一整盆子脏衣服去了河边。

河水冷得刺骨,不过片刻十根手指就都冻得通红。

周以宁忍着寒冷在石头边搓衣服。

突然,河水慢慢飘出几缕红色。

虽说她手里的衣服掉色,但也不至于还带着一股腥味儿。

周以宁觉得怪异,放下手里的衣裳,顺着河流往上,一个人躺在河边,腰上有血洞,还在往外流血。

要去看吗?

周以宁迟疑了片刻。

如今她羽翼未丰,且相府还没有接她回去,实在不应该节外生枝。

就在她要离开的时候,那人突然动了一下,睁开眼睛。

“救救我……”

他声音很轻,带着极强的求生欲。

这样子活像当年在太和观死守的自己。

周以宁心头心头一紧,迟疑走到他身边,把他从河水中拖了起来。

“你先别动。”把他拖到一处空地轻轻放下。

周以宁咬牙从本就破烂的衣裳上又撕下几缕布条,先缠住了他的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