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狂妃

庶女狂妃

更新时间:2021-07-20 17:45:43

最新章节: “姐姐这话是什么意思,妹妹我一直在乡下待着,什么厌胜之树妹妹听都没听过!”周以宁顶着着这张小白兔般可怜的脸,靠上去道:“妹妹知道姐姐这是有些着急了,可也不能血口喷人、栽赃陷害啊!“血口喷人?”“栽赃陷害?”周以慧气极反笑,“好一个血口喷人栽赃陷害,三妹妹还真是口齿伶俐!是不是血口喷人你可比我清楚!

第十八章慈父

她伸出手轻轻的替秦氏按着肩:“母亲何不换个角度想一想,如果我们相府嫁了一个天才给司家,那是何等的宽容大度不计前嫌?就算是庶女又如何?一个天才的庶女,足以堵住司家的嘴了。”

“她表现的越出挑,咱们就该越高兴。”

“说来也是。”秦氏紧皱的眉头略微一舒缓。

可还没高兴多久,周以慧的贴-身丫鬟杜鹃便阴沉着一张脸进来了。

“太太,老爷回来了,说是要见见三姑娘。”

秦氏不悦的‘啧’了一声。

“母亲您看,说曹草曹草就到。”周以慧却是轻笑了一声,扶着面色不佳的秦氏一同去了大厅。

……

周相爷年过三旬,留着美髯、气宇轩昂,眉眼间依稀可见当年,也该是一个俊俏郎君。只不过时光不饶人,在他脸上刻下了些许沧桑,当初的俊逸少年郎变成了如今伟岸英武的中年人。

他看到周以宁,脸色并无变化,不悲不喜,不像是个父亲。

“你回来了。”他打量了一眼周以宁。“听说你在读书写字上颇有些天分。”

周以宁故作羞涩的低下头,隐藏住眼神中的精光:“只是外面传的有些凶罢了,我不过是个平庸之人。”

“平庸之人可没办法五天就把三字经给背下来,也没办法练出一手好字,你颇有天分,不必藏着。”

周相爷说着轻抚周以宁的后脑,一派慈父的做派。

周以宁险些控制不住身体躲开。

每一寸的抚-摸都让她发自内心的恶心。

哼,慈父?

在她面前装什么装?

能把女儿卖给司家只求一个好名声的人,可不配当她的父亲。

这几天周以宁整个人都养回来了不少,面色红润,一双眼睛圆-润像是小鹿,一般足以让人对她生出一股怜悯,她摆出孺慕的眼神望向周相爷,装的像是个充满期盼的女儿。

周宰相又不咸不淡的夸了几句,转过身走上座位。

这时他才发现也落了座的秦氏和周以慧。

忽视了一向优秀的大女儿,周相爷显得有些尴尬:“夫人……慧娘也来了。”

周以慧从小就是周相爷的掌中宝,此刻被冷落虽说心中略有不悦,但也还是迎上去笑着叫了一声父亲。

秦氏像是故意要表演给周以宁看一般,几个眼神就让在场的所有仆从都把站在原地的周以宁当空气,也没有人给她搬个座位,就让她傻不愣登的杵在原地。

秦氏亲切的给周相爷夹菜,又让周以慧给周相爷捏肩奉茶,完全无视了尴尬站在原地的周以宁,看上去在饭桌上的一家三口才像是家人。

而等在一边的周以宁就活像是个外人。

周以宁并没有秦氏想象中的焦虑和慌张,相反,她很平静。

是啊,她从来就是个外人。

从她生下来那一天起,她就没被相府一家当过家人。

工具、交易品,这些从来都是她身上的标签。

只是,工具人也是有脾气的呀。

周以宁站在原地缓缓抬起头,像是什么都不懂一般,脆生生地叫了一句:“父亲,如今我该坐哪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