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狂妃

庶女狂妃

更新时间:2021-07-20 17:45:43

最新章节: “姐姐这话是什么意思,妹妹我一直在乡下待着,什么厌胜之树妹妹听都没听过!”周以宁顶着着这张小白兔般可怜的脸,靠上去道:“妹妹知道姐姐这是有些着急了,可也不能血口喷人、栽赃陷害啊!“血口喷人?”“栽赃陷害?”周以慧气极反笑,“好一个血口喷人栽赃陷害,三妹妹还真是口齿伶俐!是不是血口喷人你可比我清楚!

第十九章好戏

秦氏亲切的给周相爷夹菜,又让周以慧给周相爷捏肩奉茶,完全无视了尴尬站在原地的周以宁,看上去在饭桌上的一家三口才像是家人。

而等在一边的周以宁就活像是个外人。

周以宁并没有秦氏想象中的焦虑和慌张,相反,她很平静。

是啊,她从来就是个外人。

从她生下来那一天起,她就没被相府一家当过家人。

工具、交易品,这些从来都是她身上的标签。

只是,工具人也是有脾气的呀。

周以宁站在原地缓缓抬起头,像是什么都不懂一般,脆生生地叫了一句:“父亲,如今我该坐哪儿呢?”

她一开口,众人都停下了筷子。

一干仆从惊诧的看着还站在原地,脸上笑意盈盈的周以宁,心中忍不住发了个抖。

太太明摆着不待见她,她上赶着不是找骂吗?

可有一场好戏可看了。

“你们这群人可真不会办事,没看见三姑娘还站着吗?一个个傻愣着干什么,还不把凳子搬过来给三姑娘。”秦氏假惺惺的斥责了一句。

又温柔的转过头对周以宁道:“你这孩子傻愣着半天干什么?也不知道提醒母亲,快过来坐着吧,就坐母亲旁边。”

周以宁像是真的什么都不懂似的,跳着脚来到秦氏身边安安稳稳地坐下,丝毫不在意秦氏隐藏在温柔笑意背后的杀意。

“老爷,今天慧娘……”

“父亲,宁娘有好多话要对您说呢。”秦氏还没开口,周以宁像是小麻雀一样叽叽喳喳地抢了白。

根本就不给秦氏接话的机会,不停地说着自己在乡间遇到的趣事。

周相爷眉头一皱,但还是耐着性子听了一会儿。

他累了一整天,哪还有心思听这些,随便吃了两口,找了个理由就走了。

瞧他对秦氏不满的神色,只怕今晚是要宿在书房。

周以宁几乎是幸灾乐祸的望向了秦氏,故作疑惑的问:“母亲,父亲不饿吗?”

被你气都气饱了!

见周相爷走了,秦氏脸上的笑也塌了下来。

看戏的人走了,她表演还有什么意思?

“你父亲乏了,先休息会儿,待会儿小厨房会做饭送去书房。”

周以慧也险些维持不住脸上的美人面具,一直等周相爷走远了,她才皮笑肉不笑似的对周以宁说道:“妹妹,看来父亲并不喜欢你在乡下的事。”

“父亲对乡间可没什么兴趣呢,若是妹妹想找父亲,不如多看几本书。”

周以宁依旧是睁大了眼睛,此刻她像是受惊了的小兽一般,委屈地说道:“看来是我不得父亲的喜欢了。”

秦氏又冷嘲热讽了几句,随便找了个理由带着周以慧退下了,只留下周以宁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餐桌之上。

周遭的下人都低眉垂眼,不敢去看主子们之间兵不血刃的战争。

周以宁看着满桌的菜肴,露出一个纯真的笑。

看来这一场仗是我赢的呀。

她自顾自的吃着饭,那份镇定让旁人都看了则则称其分不清,她到底是真的不在意还,是耐性就有那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