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狂妃

庶女狂妃

更新时间:2021-07-20 17:45:43

最新章节: “姐姐这话是什么意思,妹妹我一直在乡下待着,什么厌胜之树妹妹听都没听过!”周以宁顶着着这张小白兔般可怜的脸,靠上去道:“妹妹知道姐姐这是有些着急了,可也不能血口喷人、栽赃陷害啊!“血口喷人?”“栽赃陷害?”周以慧气极反笑,“好一个血口喷人栽赃陷害,三妹妹还真是口齿伶俐!是不是血口喷人你可比我清楚!

第二章你轻点

“你先等等,我把你挪到一个别人找不到的地方,你等我去给你找点草药。”

那人点点头,像是撑不住了又要闭上眼睛。

周以宁赶忙一巴掌甩在他脸上。

“你想死吗?别睡,睡过去说不得就没命了,你可别浪费了我救你一番的功夫。”

那人满脸的不可置信。

他从没想到,有哪个女人会这么嚣张,竟然敢打他。

周以宁瞪了他一眼,恶狠狠的骂了一句:“你看什么看,不许睡,要是我带回了草药,你死了,我就拿你的尸身去喂狗泄愤。”

那人瞪大了眼睛,气的差点背过气去,才想张口怼回去,可周以宁已经跑开了。

眼瞅着自己的性命都拴在眼前这个陌生的少女身上。

他也只能认命地叹了一口气,默默的运起内功,希望这血流的慢一点,好让自己能平安撑过去。

……

也不知过了多久,周以宁终于回来了,脸上带着两块淤青,手上还有伤。

“你怎么了?”那人看着她脸上的淤青,忍不住问了一句。

周以宁虽说如今十三岁,可常年受到乳娘的摧残,吃不饱穿不暖,活像是个才满十岁的孩子,瘦瘦小小的,一张脸上眼睛大的吓人。

也就是因为这样,两块淤青才越发显得触目惊心。

“没什么,耽误了点时间被人打的,没什么大碍。”周以宁满不在乎的一抖肩,熟练地把草药放进嘴里嚼烂了,然后‘啪’的一声敷在了眼前之人的伤口上。

剧烈的疼痛让那人身子一抖,倒吸了一口凉气。

“你轻点。”他不悦的抱怨了一声,眉头纠结成了一整块,他抬起头,那张脸一下就闯进了周以宁的眼睛里。

这可真是无巧不成书啊。

周以宁差点笑出了声,随手救下的一个人,竟然就是她要代替周以慧嫁的那位司家的克妻命大公子司云帆。

看来这是老天给他的缘分啊。

周以宁噗嗤笑了一声,没再说话。

看来当初司云帆死的也有隐情呀。

虽说对外只称是病重,但也不至于一个原本文武双全的俊俏公子三个月不到就死了,想来应该是这一次遇袭没能得到及时的救治,所以熬不过那几个月就那么死了。

这次有了她相救定会是不一样。

周以宁就不信司云帆还能不明不白的死了。

一晃眼到了中午。

乳娘晃晃悠悠地从床上爬起来,没闻见饭香又开始骂了起来。

“赔钱货!还不滚去做饭,你以为你是谁呀?相府的大小姐吗?还在这儿给我摆小姐谱?滚去做饭去!”

“柴火也没劈,水也不挑,我这是养个废物了吗?吃干饭的东西!小贱人!还不滚去做饭。”

一边骂,手里的竹条一边抽打在周以宁的身上,带出了一条条的鞭痕。

周以宁一言不发地垂下头,默默的跑到后院去开始劈柴。

见周以宁也不反驳自己,依旧老老实实的做事,乳娘这才冷哼了一声,翘着脚去村里面找人打马吊。

如今她最担心的就是周以宁回到相府后把她做的事都抖了出来,到时候虽说夫人能保她,但那些风言风语也能绝了她在相府的前程。

唯有现在把周以宁打怕了,打的她不敢乱说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