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狂妃

庶女狂妃

更新时间:2021-07-20 17:45:43

最新章节: “姐姐这话是什么意思,妹妹我一直在乡下待着,什么厌胜之树妹妹听都没听过!”周以宁顶着着这张小白兔般可怜的脸,靠上去道:“妹妹知道姐姐这是有些着急了,可也不能血口喷人、栽赃陷害啊!“血口喷人?”“栽赃陷害?”周以慧气极反笑,“好一个血口喷人栽赃陷害,三妹妹还真是口齿伶俐!是不是血口喷人你可比我清楚!

第二十一章 再生风波

李胜家的面色一喜,心中冷笑了一声,到底是乡下来的,没什么眼界,自己一求就心软。

可谁知道,一旁的门帘子被挑了起来。

绣线抖了雪,把披风挂到了门边。

“哟,李姑姑,您也来了呀。”她惊讶的捂住嘴,又朝着周以宁行礼:“三姑娘好。”

李胜家的面皮一抽,强忍着不满打趣道:“这不是绣线姑娘吗?怎么,老太太又心疼三姑娘秉烛夜读,这会儿又劳烦你送宵夜来了?”

“是这一回事儿。”绣线把手里包着丝绵套的红木食盒放到桌子上“不过呀,还有别的事儿呢。”

“老太太体贴三姑娘身边没个知根知底的人帮衬,特意让我挑了两个懂事儿的手脚麻利的人来送来,催得紧呢,这不,我连夜把人都挑好了。”

周以宁眯着眼,看向那两个送来的丫鬟,心中也有了思索。

老夫人不可能那么好心专程给她送人,虽说有私心,到底也把她看成了家庭的一份子,送来的眼线虽也是监视,可比起秦氏挑的那两个不安分的好了太多。

也罢,本就是互相利用,又何苦非要挑破那层窗户纸。

总归行事小心些就是了。

周以宁强忍笑意,皱着眉道:“这可就巧了,母亲也送人给我了……”

此话一出,李胜家的面皮绷得更紧了。

“这可撞上了,可见啊,太太和老夫人都是疼姑娘的。”

绣线低头沉吟,余光瞥了一眼李胜家的,“这可不是和老太太想到一块儿去了,只是这样人就有些多了……”

“要不……姑娘您从我们这两拨人中都挑一个?”李胜家的一咬牙,往后退了一步,藏在桌子下的手攥成一团,指甲恨不得嵌进肉里。

这话就差是直说秦氏是派人监视来了。

“太敦厚的,怕有些事招呼不过来……”

“三姑娘如此聪慧,调教两天不就好了?”绣线眨眨眼,直接把两个还在门口吹风的丫头唤了进来。

两人五官并不出色,只算得上清秀,但一看二人的眼睛,就知道这是老实人。

相比起来,李胜家的身后那两个,面容俏丽,眼珠子咕噜噜的转,一看就是个不安分的。

对比之下,李胜家的更觉得丢人。

“也对,绣线姑娘说的极是。”

“如此的话,就辛苦李姑姑回去禀报一声了。”周以宁不等李胜家的说完,直接堵住了李胜家的后路,把绣线带来的两人派进屋里收拾床铺。

李胜家的被堵得一滞,脸上红也不是,白也不是。

绣线点了点头,“老太太的意思就是让我把人送到就回去,如今人送到了,我也就告辞了,三姑娘我告退了,李姑姑要不要和我一路?”

“不了不了,太太也嘱咐过了,让我送了人之后绕路去厨房端一碗银耳给大姑娘送去,免得大姑娘晚上看书看得饿了。”李胜家的答得咬牙切齿“就不同绣线姑娘一路了。”

二人又互相暗讽了几句,打着灯笼消失在夜色之中。

李胜家的憋了一肚子火,等到了秦氏面前,自然是添油加醋的把这事情说了一遍。

“太太,绣线那个小蹄子抢了这差使不说,三姑娘也跟着一起埋汰我,我这一张老脸,可算是丢尽了,还好是深夜里,没几个人瞧见,不然,还不知道府里又要传什么风言风语。”

李胜家的说着,袖子朝眼睛上一抹,沾出几滴水点子。

“该死的老东西。真没想到手脚这么快。”秦氏听得心中沸腾,一颗心跳得飞快,手里的帕子都要被绞出丝来。

“唉,那个乡下货一回来,整个府里都乱的不成样子。”李胜家的跟着附和。

“说到她我就来气,若不是她,慧娘不会如此为难。”

秦氏一想到周以宁,太阳穴就跳得生疼。

自从周以宁展现才名,周以慧就陷入了一个尴尬的境地,说她有才华吧,学的不如乡下长大的妹妹快;说她不行吧,她又的确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这么不上不下的吊着最是难受,看着女儿日渐消瘦的小脸,秦氏的心就像是摆在火上烤。

“大姑娘是咱们相府的掌上明珠,就算那个乡下货有点本事,照样越不过去,夫人过虑了。”李胜家的安抚道。

她见秦氏眉间不展,又继续说:“且那个乡下货是要去司家送死的,且让她再闹腾几天。”

“我就怕她还没嫁过去送死,慧娘的名声就都被她压着了,这么个拖油瓶,存在一天都恶心。”

秦氏恨周以宁恨得要死,原本不过是看不惯,现在周以宁挡了周以慧的才名,已然是秦氏的眼中钉肉中刺。

比苏瑶玉还要遭她恨。

李胜家的觉得秦氏情绪不对,赶忙又安慰:“大姑娘自小聪慧过人,外人都看习惯了,猛然间发现一个刚起步的人学的稍微快点,自然觉得惊奇,过不了多会儿就会发现还是大姑娘最为惊艳。”

如此的话又说了一番,这才让秦氏心绪稍微安定下来。

“但愿吧……安娘还有多久才会放出来。”

李胜家的一愣,下意识的回答:“这……二姑娘她还要多关一个月呢!”

“再多关一个月,那就直接撞上长公主的宴会了,祠堂那个地方关那么久,青灯古佛的熬着,早就关的不成人形了,那还怎么去?”秦氏抓着胸口,差点被这个消息气的厥过去。

“不行!此事不能就这么算了!”秦氏的眼神阴测,冷的叫人背后发寒。

周以安可是她特意准备的,没了这片绿叶铺路,她的以慧进皇室的机会就小了大半。

李胜家的背后一抖,小心翼翼的问:“要不,请相爷帮帮忙?母子情深,总归能说动老夫人。”

“说动?”秦氏冷哼了一声“她找理由磋磨安娘,不就是打我的脸,逼我放权,好让苏瑶玉接管吗?她现在一天到晚就把眼睛盯在我身上,巴不得我再出点儿错,好把苏瑶玉给拉上来!”

“夫人莫动气,这回夫人就当吃个哑巴亏,先把二姑娘捞出来。”

秦氏叹了口气,桌上的杯盏砸了一地,整理好衣服连夜跑去了老夫人的院子里。

……

随后几天,秦氏天天往老夫人那跑,两只眼睛都肿的核桃似的。

府里的人都盛传夫人有一颗慈母心,心疼二姑娘寒冬腊月跪祠堂,夜夜为她求情,待二姑娘如亲女一般。

周以宁回过神,正好在老夫人院子门口遇见了结伴而来的周以慧和周以安。

慈母心……心善吗?

秦氏要真这么好心,就不会等周以安被折磨的不成人形再去了,雪中送炭嘛,最是让人记恩。

这收买人心的手段还是和上辈子一样玩的高明。

“大姐姐!”

周以宁换上一副惊喜的面孔,提着裙子跑到二人面前“二姐姐也来了。”

“又是你!”周以安避瘟神似的往后退了一步。

周以宁笑着又要去拉周以安的手:“二姐姐,许久未见,妹妹想你想的茶饭不思啊。”

没有你这个活宝让我戏耍,周以慧又小心谨慎,日子太无趣了。

“你别碰……”

我字还没说出口,周以慧凌厉的眼神刷了过去。

“二妹妹,母亲的教导,你都忘了吗?”

周以安一咬牙,强忍着不适让周以宁拉住手,背后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我记着呢大姐姐。”她嘴角抽出一个不好看的笑容“三妹妹,真是好久不见啊。”

“二姐姐这话说的咬牙切齿,真叫人害怕。”周以宁说的丝毫不忌讳,让周以安的脸色青白一片。

“是吗?那真是不好意思了。”

周以安心里默念,不生气,不生气,多希望现在能把周以宁的手腕给掰断泄愤。

就在她快要控制不住时,周以慧的手在她肩膀上一拍。

“二妹妹,姊妹之间就是这样和和气气的最好。”

周以慧的话让周以安背后一寒,连忙点头,心里那点小九九早飞到了九霄云外

这么快就能把周以安完全掌控吗?

周以宁抬起头,笑着叫了一声:“大姐姐。”

周以慧淡淡的回了一礼,并不亲昵:“三妹妹还是先进去给祖母和母亲请安吧。”

她的面容姣好,语气温和,可偏偏听在周以宁耳朵里,有一股寒意。

像是一头盯上肉的恶狼。

周以宁装作天真的模样,笑出一股傻气:“好呢,大姐姐果然知礼懂礼,我要向大姐姐多学习。”

说完又把眼神瞟向周以安:“这样才算是淑女呀。”

“你这意思是我不懂礼仪!”周以安像是炮仗,一点就着。

周以慧面色一凝,冷声叫了一句:“二妹妹!”

周以安不服气的憋住:“没什么,三妹妹,是我太激动了,还是先进去请安吧。”

周以宁瞟了一眼周以慧,跟着一同走进了大厅。

老夫人看起来心情大好,早早的让人搬来软凳赐了坐,给三个姑娘一人赏了一碗酥酪。

这酥酪虽不是名贵的东西,但也较为少见,且胜在是长者赏赐,吃起来格外的有脸面。

苏瑶玉陪在老夫人身边,比起坐在下首的三个孙女,她这个孙媳显得更得老夫人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