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狂妃

庶女狂妃

更新时间:2021-07-20 17:45:43

最新章节: “姐姐这话是什么意思,妹妹我一直在乡下待着,什么厌胜之树妹妹听都没听过!”周以宁顶着着这张小白兔般可怜的脸,靠上去道:“妹妹知道姐姐这是有些着急了,可也不能血口喷人、栽赃陷害啊!“血口喷人?”“栽赃陷害?”周以慧气极反笑,“好一个血口喷人栽赃陷害,三妹妹还真是口齿伶俐!是不是血口喷人你可比我清楚!

第二十二章 赏雪宴临近

她看向老夫人,轻声道:“如今这天儿可是越来越冷了,祖母可要担心身体。”

“是冷,不过屋里还算暖和。”老夫人轻抚苏瑶玉的额角,又借着道“只可惜咱们家,只有我这儿能烧地龙,真希望你们的屋子里都能烧起来。”

“这是天家定的规矩,凡官宦人家,唯有三朵金花以上的诰命屋中可用地龙,再富贵的人家也不得违反,老夫人慈爱之心,媳妇心领,只是规矩坏不得。”说话的是二房夫人魏氏,她家世不太好,父亲只是个挂了闲差的翰林。

她本性愚懦,用周以宁的话来说:读《列女传》读坏了脑子。

一番话说得老夫人面色一僵,若不是苏瑶玉打圆场,好好的天又被她给聊死了。

老夫人狠狠的剜了她一眼,又缓缓开口,说到了正题上:“说起来,长公主的赏雪宴临近了吧。”

姐妹三人的手均是一顿,抬起头看向了老夫人。

周以慧势在必得,周以安目光炯炯,唯有周以宁,自始至终都是古井无波。

老夫人赞赏的看了她一眼。

一旁的苏瑶玉接上话:“正是呢,长公主家的雪里红近日也快开了,那异香真是让人难忘。”

“我这老婆子若是身体好点,定是要看看的,只可惜身体不行,就不陪你们这些年轻人去了。”老夫人眼神转向三姐妹“若是长公主能赏赐一只雪里红,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长公主爱财,若是能夺得诗魁,定能求得一只雪里红。”

“瑶玉相信三位妹妹的才学定能大放异彩,为祖母赢得一只雪里红。”

三位!这是三姑娘也要去?

众人的目光刷的看向周以宁,想从她的脸上看出些什么。

周以宁淡定的舀起酥酪,平淡的像是在作壁上观。

一旁的周以安就没那么淡定了,一个没忍住,指着周以宁问:“祖母,她也要去吗?”

“你三妹妹也是相府的姑娘,如何就不能去了?”老夫人面色明显一沉。

“可是她大字不识一个,去了也是丢人啊,这不仅是相府丢人,更是会让妹妹以后没法儿在京城的贵女圈子里抬起头的。”周以安目光恶毒,看起来是为周以宁担忧,实则是在当众羞辱。

关在祠堂的那些日夜,刺骨的寒冷,清淡的饭菜,还有穿不暖的衣裳,这些羞辱周以安永世不忘!

她抬起下巴,一脸高傲的望向周以宁:“三妹妹,姐姐也是担心你。”

“呵呵。”苏瑶玉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周以慧深吸了一口气,把头低下,只当自己什么都没看到听到,一口一口的舀着酥酪。

周以安一脸茫然,看着苏瑶玉问:“你笑什么?”

自从上次落水之后,二人就颇有些不对付,尤其是当时苏瑶玉护着周以宁,更让周以安对这位堂嫂不满,在她看来,出身极好的苏瑶玉合该和她还有周以慧一派。

她身为二房长媳,怎么能自甘堕落的靠近周以宁呢?

苏瑶玉强忍着笑的抽搐的嘴角:“二妹妹,你是关久了还不知道吧,如今三妹妹可是有名的才女呢,五日熟背三字经,十日写出一手簪花小楷,更是画的一首好莲花,连琴艺也没落下,如此出色,众人都盛赞有大妹妹的风姿。”

“什么?就她?”周以安惊得一声尖叫。

周以慧怕她又说些掉底子的话连累自己和母亲,背着众人在周以安的腿上一掐。

她端着温和的语气,轻声道:“二妹妹,你念佛经念得太过虔诚,怕是还不知道这些消息,如今知道了,你也该为三妹妹高兴才是。”

最后几个字,已经沾上威胁的意味。

“你说是不是?”

周以安听得背后发麻,赶忙点头,对着老夫人道:“对对对,祖母,我是念佛经念得太虔诚,有些事儿反应不过来,如今我真为三妹妹感到高兴呢。”

老夫人面上淡淡的:“你真心便好,你们这些日子先准备着,等赏雪宴的日子到了,你们一同前乘车前去。”

“是。”

一屋子人又说了会儿话,老夫人只说乏了,除了苏瑶玉陪着,其他人也都陆陆续续的出了门。

周以安一到院子就压低了声音,抓着周以宁问:“你到底给老夫人灌了什么迷魂汤?”

“二姐姐是说我吗?”周以宁一脸茫然。

周以安翻了个白眼:“不是你还有谁?”

“二姐姐说的什么我不懂,我不过就是日常跟着先生学写字作画,再跟着几位姐姐学绣花。”

“二姐姐你说的什么迷魂汤?这应该是岐黄之术把,这些老夫人并没有为我请先生啊。”

周以宁眨着眼睛,纯良的像是无害的小兔子。

周以安在她手上吃了亏,自然是不信,虎着脸想去推她,可想到之前动手后自己在祠堂关了那么久,身子一抖,收了手。

只是语气还是凶巴巴的:“周以宁,你别给我揣着明白装糊涂。”

“我是真的不懂。”周以宁摇摇头。

“你别装!”周以安又要控制不住。

周以慧看她又要闹了,轻拍她的肩膀:“二妹妹该回去了。”

语气森冷,已是不耐烦。

拘着这个蠢货浪费了她大量心神,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准备好赏雪宴。

赏雪宴可是要献艺的,若是没准备好,十几年的计划可就泡汤了!

周以慧想到这,看向周以安的目光也就愈发不善。

周以安再愚钝也感受到周以慧的不喜,她白了周以安一眼,撇撇嘴,把话吞进了肚子。

“两位姐姐慢走啊。”周以宁笑眯眯的对着二人摆手,似是真心,又像是假意。

周以安与她一样,脸上挂着一张假面:“三妹妹也是,这天寒地冻的,保养好身体才是最重要的呢,若是去不了赏雪宴,可就遗憾了。”

“多谢大姐姐提醒。”周以宁笑着点头。

日子安安稳稳的,不知不觉就到了大寒,天越发冷了。

周以宁虽说日常锻炼,但也架不住这具身体早年受了太多折腾,底子不大容易调理好,前几日染上了风寒,今日才算是痊愈。

一大早,桌上除了往日的定食,又多了一直珐琅碗。

“这是什么?”周以宁问。

一个面生的小丫鬟殷勤的凑上前:“三姑娘,这是小厨房送来的鸡汤,用党参和红枣炖的,喝了胃暖暖的,姑娘喝了身体也好些。”

“先放着吧,我不爱吃油腻的。”周以宁前世因为一碗下了药的鸡汤险些流产,对鸡汤她可就敬谢不敏了。

有些东西,是会有阴影的。

“可是……”小丫鬟见周以宁不喝,面上露出一丝为难。

一直跟着服侍的清风脾气火爆,她见小丫鬟还端着献殷勤,只当她是想从周以宁手里打抽丰,脸一黑:“有什么可是的,姑娘不爱喝端走就是了。”

小丫鬟被骂的面色一红,嘟囔着把汤碗一放,叉着腰指责道:“姑娘好大的气派,老夫人赏的也不喝!”

“你会错意了,咱们姑娘呀肠胃不好,只能喝些清淡的,党参红枣这些太过滋补,我们姑娘只怕是虚不受补。”

处事圆滑的明月睨了清风一眼,走上前软言安抚,手里一颗银瓜子顺势塞进了小丫鬟的袖口。

小丫鬟这才露出几分笑脸,不客气的把汤往周以宁面前一推:“老太太想着你们,给你们送汤,你们接着就是了,还找什么理由?”

她看了一眼周以宁,又催了一句:“姑娘快用汤吧。”

周以宁眉头一挑。

这么急切的逼着自己喝汤,这汤里要是没加料就出了鬼了。

她手指轻叩桌面,脸上露出一个森冷的笑:“我看你为老太太办事办得尽心尽力,若不嘉奖,岂不是寒了你的心?那这碗汤就赏你了。”

“赏……赏给我?”小丫鬟一愣,没想到周以宁会整这么一出。

不是说是乡下来的,没见过世面,随便逼迫一下就会就范吗?

“可是我,我不爱喝啊……”她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

周以宁的脸色已经完全黑了。

小丫鬟立刻反应过来,是自己僭越了!

周以宁就算是乡下来的,就算再没见过世面,那也是主子,不是她这个奴婢可以随意支使的,方才那一番逼迫,足以让她抓着去找管事嬷嬷,把她打的浑身经断骨折。

小丫鬟背后一抖,终于开始害怕了。

一旁的清风最看不惯这种狗眼看人低的丫鬟,当即把玩塞到小丫鬟手里:“姑娘赏赐给你了,你还不感谢姑娘的赏赐?你嬷嬷没教你?”

“我……”

“可别说自己不配喝,一碗鸡汤而已,又不是天价的血燕。”清风冷哼了一声“喝了吧,怎么,不喝?你要我帮你喝?”

清风说着就要去掰她的下颌骨。

小丫鬟害怕清风卸了她的下巴,吓得浑身发抖:“我我我……我喝。”

她舀起勺子,可手却抖了起来,放到嘴边,汤汁却不进嘴里。

“怎么?要我帮你!”清风又凶了一句。

小丫鬟浑身发抖,终于,碗一砸,她跪在了地上。

“说,到底怎么回事?”周以宁舀起一碗酥酪送进嘴里,一个眼神都没分给小丫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