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狂妃

庶女狂妃

更新时间:2021-07-20 17:45:43

最新章节: “姐姐这话是什么意思,妹妹我一直在乡下待着,什么厌胜之树妹妹听都没听过!”周以宁顶着着这张小白兔般可怜的脸,靠上去道:“妹妹知道姐姐这是有些着急了,可也不能血口喷人、栽赃陷害啊!“血口喷人?”“栽赃陷害?”周以慧气极反笑,“好一个血口喷人栽赃陷害,三妹妹还真是口齿伶俐!是不是血口喷人你可比我清楚!

第二十三章 要你好看?

小丫鬟这才知道自己错的有多离谱。

三姑娘根本就不是没见过世面,她这样,分明是在藏拙!

她什么都懂!

这般想着,小丫鬟颤颤巍巍的开了口:“是,是二姑娘派我送来的。”

“呵呵。”

周以宁笑了,勺子一扣,在瓷碗上撞出‘咣当’的一声。

“她叫你给我投毒?你糊弄我是傻子呢。”

周以宁语气温和的说:“她才从祠堂里出来几天就忘了疼?转个眼的功夫她就送来这个东西害我,当我什么都看不出来吗?你这嫁祸的也太明显了。”

她说的轻飘飘的,可听在小丫鬟耳朵里,不亚于雷霆霹雳。

原来三姑娘是深藏不露,她藏拙!她什么都懂!

小丫头吞了一口口水:“真……真是。”

“真是二姑娘送的?那行,明月,将她给我带去老夫人那,我到要看看你是个什么牛鬼蛇神……”

看着周以宁真要把自己带去找老夫人,小丫鬟慌了。

她一把抱住周以宁的大腿哭了起来:“不是的,不是的,不是二姑娘。”

“哦?”周以宁眉头一挑。

小丫鬟眼珠子一转,颤抖着说:“是……是奴婢,奴婢……和二姑娘自小一块儿长大,二姑娘被您欺负的狠了,红玉看不下去才替二姑娘出头的。”

“哦,那你可真是忠仆了,这样的忠仆我怎么敢随便惩罚,你就交给老夫人定夺吧。”周以宁收回腿,手一挥,一旁立有几个婆子冲出来要捆小丫鬟。

凶神恶煞的婆子吓得红玉慌了神。

“三小姐饶命!饶命啊!”

“求三姑娘开恩。”

周以宁听得耳朵发疼:“也罢,我不为难你……”

红玉心里一喜,果然,三姑娘还是心软的。

只是没等她的高兴劲儿跑上脑袋,周以宁就接着道:“你把这碗鸡汤再做一碗,送给二姑娘,之后就不要多嘴了。”

“奴……奴婢。”红玉心中漏了几个节拍,小脸惨白,吓得不敢说话。

周以宁看她还愣着,收回目光,斜靠在软榻上,声音慵懒的像是一只供养在皇室的猫。

“你还有个弟弟,养在青木巷,今年该考童生了,请的先生不错,是个有名的秀才。”

可就是她这平静的叙述才让小丫鬟真正的慌了,打心眼里害怕起来。

“三姑娘……”她声音颤抖,不住的磕头。

“求三姑娘开恩,放了我的家人吧。”

周以宁缓缓开口:“瞧你这话说的,什么开恩不开恩的。”

“你乖乖的,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自然什么都不会发生,对不?”

这句话,不仅是对红玉说的。

一旁的清风明月听了也忙低下头,眼里不知道什么盘算。

今日这一遭,看起来是对付红玉,实则是试探。

周以宁不避着她们,是故意为之,也是在赌,赌这两人,是个聪明人。

到了她这,管他是龙是虎,都得给她卧着!

“奴婢,知道了,请姑娘等好消息。”

周以宁看着她,绽放出一个似是春日初阳的微笑。

“这就对了,要听话哦。”

不出周以宁所料,天还没黑时,周以安上门了。

“周以宁!你给我滚出来!”

她粗暴的踹开周以宁房间的大门,直接钻到内间的暖房。

周以宁强撑出一个笑脸,慢吞吞的上前:“二姐姐怎么来了?怎么如此生气,是院子里的下人怠慢你了?”

话音未落,周以安却是冲上前一把推到了周以宁。

“你这个贱种竟敢暗算我!”

一旁的清风明月吓得呆在原地,赶忙拦住欲要动手的周以安。

明月刚碰到周以安的衣角,就被她反手一个耳光打在愣在原地。

“谁准你碰我了?一个奴婢,还敢管起主子的事情了?我打她还要缘由?”

“她送来的鸡汤,害得我上吐下泻!得亏我喝的少,,不然还不知道身子要虚成什么样。”

周以安越说越气,“我教训教训她,怎么了?”

明月皱着眉头,丝毫不为所动的挡在周以宁的前面。

“二姑娘,这事情还没调查清楚,还是不要妄下决断的好,何况三姑娘的为人,平日里大家也看在眼里,断不会做出对姐妹下毒这样下作的事情。”

明月的话,周以安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看见周以宁那张可怜巴巴的脸,她就来气。

“你还给我装模作样,也是,你能从乡下回来,又岂是什么单纯的主,是我傻,着了你的道,可今日,你休想好过!”

“走,跟我去见祖母,今天,我若是讨不回个公道,你也别想好过!”

说着,周以安不顾阻拦,扯着周以宁就往老夫人那处去。

周以宁一身单衣,一路上被拽的踉踉跄跄,好不狼狈!

屋内,两人的到来打破了一室寂静。

周以安拖着周以安,推了她一把,让她直接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至于她,哪里还顾得上规矩,上前抱着老夫人不停的哭喊着:“求祖母给我做主。”

“又怎么了?”老夫人看见周以安这个惹事精就头疼。

周以安自知不招老夫人喜欢,撅着嘴,泪水哗哗的流,好不委屈的说道:“祖母,今儿又一个小丫鬟给我送了一碗鸡汤,说是三妹妹给我赔罪的,我想着她既有心给我赔罪,那我就喝了,全当是和她和解了,谁知道汤太烫了,我便知喝了一口,没一会儿就上吐下泻。”

她越想越气,又瞪了一眼周以宁:“祖母您是不知道,我折腾了一整天,就现在这会儿才好些,如果全喝下去了,我指不定会成什么样呢。”

“我知道祖母心疼三妹妹刚被找回来,可再心疼,也得分得清黑白啊。”

周以安这话说的不客气,明里暗里都是在讽刺老夫人偏袒。

老夫人看了眼安静跪着的周以宁,脸色愈发难看起来。

突然,她将手中的佛珠啪一声拍在了桌上:“三丫头无缘无故害你作甚?此事你有何证据?无凭无据的你就这么闹起来了,像什么话?!”

周以安只当没听见,把脑袋瞥到一边。

“鸡汤就是她送来的,不是她还能是谁!”

老夫人见她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也懒得再理会,转头又向周以宁问道:“三丫头,你说说。”

周以宁委屈巴巴的点了头:“祖母,我的确是送了一碗鸡汤过去,可我……”

没等她把话说完,周以安便急冲冲的抢过话茬:

“你看,她自己都承认了!”

周以宁脖子一缩,一副害怕的模样。

此时,明月赶忙开口:“老夫人,姑娘该是吓到了,还是奴婢替姑娘说吧!”

“这碗鸡汤,是今儿有个小丫头送来的,说是您赏给姑娘的,姑娘原想自己喝了,可想到前两日受了风寒,这鸡汤喝下去恐虚不受补,就借花献佛送给二姑娘了。”

周以宁这会儿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周以安,这才委屈的开口:“正是如此,我是真的什么都没做。”

她说完就又装作害怕的样子躲到明月的身后,惊恐的小模样和嚣张跋扈的周以安形成了鲜明对比。

老夫人听了明月的话,不一会儿就让人把送鸡汤的小丫鬟红玉带进了屋子。

红玉按照周以宁的吩咐,一进门就跪在地上不住的磕头:“老夫人饶命啊,求老夫人开恩,饶了奴婢这条贱命吧。”

老夫人一愣,随即冷声问道:“你一上来就让我饶命,你倒是说清楚这怎么回事儿。”

红玉抹了一把眼泪,一边磕头一边哭哭啼啼的说道:“今儿奴婢按照太太的吩咐,给三姑娘送一碗鸡汤,谁知道正好赶上三姑娘风寒才好,这鸡汤喝下去虚不受补,三姑娘有心和二姑娘和解,就把这汤转送给了二姑娘,谁知道二姑娘喝了,反而不好了。”

“老夫人,奴婢真的不是要害二姑娘啊!”

老夫人在后宅待了多年,早就活成了人精,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

这分明是秦氏的计谋,盘算着给三丫头下药,药倒了她,之后长公主的赏雪宴三丫头就去不了了,也就抢不了大丫头的风头。

谁知道三丫头运气好躲过了这一劫,二丫头反而遭了罪。

作孽啊!

这秦氏怎么愈发不顾及首尾了!

这么明显的计谋,真当府里是她一人的天下,当她这个老夫人是瞎的不成?

老夫人气的心头疼,大声喊道:“来人,把太太找过来。”

周以安听了红玉的话,脸一下就白了。

不是周以宁要害她……

那她今天大闹了这么一场,不仅把老太太给得罪了,还……

她强撑着身体站稳,一把揪住红玉的头发骂道:“你瞎说,怎么可能是母亲要害我!”

“二丫头!”老太太大声呵斥。

正好,秦氏就进了门。

“母亲,这么急着找我来,别是二丫头又闯了祸吧。”

老夫人见正主来了,声音中的嘲讽不加掩饰:“你来了呀,今儿还真是二丫头出了事儿,闯了祸了,我还真是要好好问问你这个母亲,到底是怎么当得!”

秦氏一听老夫人这话,心中漏了一拍。

看见跪在地上的红玉还有在嘤嘤哭泣的周以宁,秦氏腿一阵发软。

她脑子里只剩两个字。

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