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狂妃

庶女狂妃

更新时间:2021-07-20 17:45:43

最新章节: “姐姐这话是什么意思,妹妹我一直在乡下待着,什么厌胜之树妹妹听都没听过!”周以宁顶着着这张小白兔般可怜的脸,靠上去道:“妹妹知道姐姐这是有些着急了,可也不能血口喷人、栽赃陷害啊!“血口喷人?”“栽赃陷害?”周以慧气极反笑,“好一个血口喷人栽赃陷害,三妹妹还真是口齿伶俐!是不是血口喷人你可比我清楚!

第二十四章 吃个教训

“噗通”一声,秦氏急忙跪倒在地,声音止不住的颤抖:“母亲……是儿媳教女无方,请母亲责罚。”

闻言,老夫人冷哼一声:“既然知道错了,那倒是说说错在哪了。”

话落,老夫人冷冷地瞥了秦氏一眼,这话自然是没说够的。

“是儿媳管教无方,才让二丫头养成这等歹毒的性子,变得如此无法无天。”

“母亲,都是儿媳的错,对手底下这些丫鬟们也都疏于管教,才让他们有了胆子踩在主子的头上做出此等有辱门风之事,儿媳回去后定加严加整顿和管教。”

周以安一听,忍不出插嘴:“母亲,这明明跟这个丫鬟没有关系,您怎么能如此是非不分呢。”

“闭嘴,若不是这个丫头,破坏你与宁娘之间的姐妹情谊,你与宁娘又怎会生出这样大的嫌隙,我平日里是怎么教你的,姐妹间最要紧的就是和睦,旁人不知便算了,难道你也都忘了吗!”

秦氏厉声说道,急忙想要阻止说话完全不带脑子的周以安,生怕她这张嘴再说出些什么不得了的话来。

更像是怕自己做的不够,没法让老夫人满意,秦氏一挥手,一个耳光便落在了周以安的脸上。

“你这个蠢蛋,若是再给我惹是生非,看我如何教训你!”

周以宁吓了一跳,她没想到秦氏也这么沉不住气,

“母亲,对不起,都是宁娘不好,连累了母亲。”

周以宁浅浅的勾了勾唇,在秦氏的身后跪了下来,想要给她赔罪,实则是在寒碜她。

秦氏见状,下意识扯了扯嘴角,像是没料到周以宁会突然来这一出,可随即,她便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想要拿出当家主母的架子来教育教育周以宁这个外来的野丫头。

“你又何必装傻,若不是你,安娘也不至于受罚,何必假惺惺的,我可真是看走了眼,还以为宁娘你当真是个好孩子呢。”

“够了,你们一个个真当我老了,可以任凭你们随意糊弄了吗。”

老夫人看不下去,呵斥一声,这房里是瞬间安静了下来。

“秦氏,事到如今,我老太太年纪是大了,可眼不下,心更是看得明白,你却还在推脱责任,竟然还责怪宁娘,如此,我看你还是去祠堂好好吃斋念佛,闭门思过一月吧,让二丫头也跟着,省得这性子野了,将来出了门子,也丢相府的脸。”

老夫人说完,将手中的佛珠重重拍在了桌上,一声响,秦氏心头也跟着一颤。

“母亲,这年节在即……”

秦氏本想利用年节将近向老夫人求情,可话还没说完,便被老夫人厉声打断了。

“你倒是提醒我了,年节快到了,府里也不能缺了掌事的人,这管家权便暂时交由二房负责吧,瑶玉,你可别让我这个老太太也失望了。”

老夫人的话看似在警告苏瑶玉,实则是指桑骂槐。

“祖母抬举瑶玉了,瑶玉只怕胜任不了祖母的期盼。”

苏瑶玉并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接秦氏的管家权,容易惹得旁人眼红,招来祸事。

“此事已就此定下,不必多言。”

“都散了吧,瑶玉,你且给宁娘请个大夫,手上的伤,好生治着。”

闻言,苏瑶玉欠了欠身,拉着周以宁的手出了院子,眼中满是不解的看着她。

“三妹妹,你又何必给她道歉。”

周以宁叹了口气,故作失落,小声的说着:“可若不是我,母亲和二姐姐也不会被罚了。”

“切莫这么想,请的大夫已经往你的院子去了,玉姐姐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多谢玉姐姐好意,我自己回去便是,天色不早了,玉姐姐好好歇着便是。”

回了自己的院子,果真有个大夫在等着,但周以宁也只是草草让这大夫瞧了几眼,便将人打发走了。

前世的她几乎能算戎马一生了,区区小伤又何足挂齿,不过是她想在老夫人面前装装可怜罢了

“红玉那丫头呢。”

周以宁想着自己答应了要保下她的,自然不能就此不管了。

“小姐,她在院子里等着呢。”

“快让她进来吧,去跟玉姐姐说一声,日后,红玉就是我院子里的人了,只当给她一个将功折罪的机会。”

周以宁嘴角扬起一抹笑意,想必她该是多了个心腹了。

“多谢三姑娘。”

红玉知道是周以宁向苏瑶玉把自己要过来的,也算救了自己一命。

“不必,看你行色匆匆,该是有事要说才对。”

红玉欠了欠身:“三姑娘,如今大姑娘听闻夫人被罚了闭门思过,这会儿子已经去了老夫人的院子里跪着了,冰天雪地的……”

周以宁闻言一笑,极为不屑:“她也有今天,且盯着吧,有什么动向,你再告诉我便是。”

既然周以慧要表孝心,揪母心切,她总不能拦着不是?

第二天,天刚大亮,清风便急急的跑了进来。

“什么事这么着急忙慌的。”

“小姐,大小姐过来了,说是要见小姐。”

“把人请进来吧。”

周以宁示意明月给自己加了件披风,便起了床。

“大姐姐一大清早的,是有何要事吗。”

看着周以慧冻得小脸苍白的模样,心底终是有些不忍。

“三妹妹,你一向最得祖母欢心了,今日大姐姐求求你,就跟我一起去给母亲求求情吧。”

“大姐姐太抬举妹妹了,妹妹人微言轻,只怕多了事会让人更加不喜。”

周以慧却不管不顾的拉住了周以宁的手,一路跑出了院子,直奔老夫人那处去。

“我知道三妹妹一向最明事理,母亲如今闭门思过,可相府无人打理,容易乱了是非啊!更何况,我们姐妹都是母亲的孩子,如今母亲有了难处,我们也该尽尽孝心才是。”

周以宁听着这话,只觉得可笑。

要她周以宁为秦氏尽孝心,也不怕折了她秦氏的阳寿?

“姐姐不知道吗,府中之事,祖母都已经打点好了,母亲闭门思过这段时日,这管家权由玉姐姐代掌。”

“可即便如此,母亲年纪也大了,这天气又不好,多容易犯些病痛,这样下去,母亲的身体也吃不消啊。”

闻言,周以宁心想,自己若是继续推辞,恐怕周以慧也不会甘休。

“那妹妹便陪大姐姐去一趟吧,但并不能保证结果如大姐姐所愿。”

韶年苑。

周以慧和周以宁都在门口等着老夫人召见。

“老祖宗,大小姐和三小姐过来了。”

“罢了,让她们进来便吧。”

“孙女给祖母请安。”

周以宁刻意跟在了周以慧的身后。

“宁娘,你手臂上的伤了可好些了。”

老夫人连正眼都没瞧周以慧一眼,反倒关心起了周以宁。

这相府的大千金,掌上明珠,又何时受过这等委屈。

“好多了,多谢祖母关心。”

老夫人闻言,这才点点头,将视线转移到了周以慧的身上。

“慧娘来了,平日里可从不见你给我请早安啊,这是有何事啊。”

老夫人明摆着明知故问的。

周以慧一听,讪讪一笑,而后连忙说道。

“祖母教育的是,孙女知错了,日后定会日日给祖母请早安,今日一来,也确实有事想要求祖母,母亲年纪大了,这天寒地冻,怕是会熬不住这样重的惩罚,还请祖母对母亲网开一面。”

老夫人沉思片刻,开口道:“罢了,你这话说的我像是在刻意刁难你母亲,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转告你母亲,闭门思过是免了,但这佛经还是要抄上百遍的,若再有下次,绝不轻饶!谁来求情都没用,到时候可别怪我这个老太太不讲情面。”

“那二妹妹……”

老夫人的神色变了变,而后道:“慧娘啊,你这孩子是最聪明伶俐的,可千万别用错了地方,这二丫头不知悔改,就禁足在她自己的院子里罚抄女诫吧,省得再惹是生非。”

“慧娘知道了,替二妹妹和母亲先谢过祖母,慧娘就不打扰祖母了,先行告退。”

周以慧一走,老夫人便叹了口气。

若不是这秦氏掌家多年,又近年关,长公主的赏雪宴也在即,府中大大小小需要有个人做主,这苏瑶玉还太过稚嫩,少了些威望,还是需要秦氏这个当家主母打点,她绝不可能就此轻饶了她。

“祖母,莫要叹气,孙女想起来有种糕点味道不错,待孙女去做了给祖母尝尝吧。”

“你会厨艺?”

老夫人闻言,挑了挑眉,有些惊讶的看着周以宁。

“孙女自小长在乡野,粗茶淡饭自然不在话下,这糕点最近也学了些手艺,望祖母莫要嫌弃。”

老夫人想了想,点了点头:“如此,一会可要好好尝尝你的手艺。”

周以宁欠了欠身,便带着清风明月去了厨房。

她这一走,老夫人却皱紧了眉头。

养在相府里的小姐,哪个不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三丫头却将厨房之事视作家常便饭,也不知道这丫头当初到底受了多少苦……

“老祖宗何故皱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