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狂妃

庶女狂妃

更新时间:2021-07-20 17:45:43

最新章节: “姐姐这话是什么意思,妹妹我一直在乡下待着,什么厌胜之树妹妹听都没听过!”周以宁顶着着这张小白兔般可怜的脸,靠上去道:“妹妹知道姐姐这是有些着急了,可也不能血口喷人、栽赃陷害啊!“血口喷人?”“栽赃陷害?”周以慧气极反笑,“好一个血口喷人栽赃陷害,三妹妹还真是口齿伶俐!是不是血口喷人你可比我清楚!

第二十五章 不见了

绣线是想替老夫人分忧。

话落,只听老夫人叹了一句:“这秦氏作为相府的当家主母,还真是没有半点容人之心啊。”

就算周以宁是养在乡野里,可终归是相府的三小姐,身边的人也理应好生伺候着,若不是这秦氏的手伸的太长,什么人能有这么大的胆子苛待相府的千金。

看来,自己借着这次的事夺了她的管家权还真是做对了,这人啊,一旦站的太高,就忘了自己是谁了,这秦氏也该吃点教训了!

“吩咐下去,这秦氏还是禁足吧。”

“是,奴婢这就去传话。”

没一会儿,绣线传话回来时,手中还多出了周以宁送过来的糕点。

“老夫人,这是三小姐送过来的。”

老夫人抬眼,尝了一口:“搁着吧,这孩子有心了。”

……

周以宁送过糕点后,便回了自己的院子。

“小姐,二奶奶派人送了一副画来。”

“收着吧。”

周以宁敛了敛眸子,早已参透了苏瑶玉的心思。

此时的周以慧心中却是更加烦乱,听闻秦氏又被老夫人禁足,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她左思右想,还是决定在书房一直等着周相爷回府。

夜深,周相爷姗姗回府。

“父亲,您可回来了。”

一见周相爷,周以慧便起了哭腔。

周以慧顺势跪在了周相爷的面前:“父亲,救救母亲吧,祖母削去了母亲的管家权,还被禁足了。”

周相爷闻言,眉头紧皱,有些吃惊。

“你母亲可是又做了什么逾越的事?”

“慧娘不知,祖母也未曾明说,只是母亲作为当家主母多年,如此一来,怕是会有损母亲的名节,还望父亲向祖母说说情,将这管家权归还给母亲吧。”

在周以慧眼里,能做这当家主母的,只有秦氏。

“待明日我问问,这管家权日后再说吧。”

周相爷皱了皱眉,却并不急于为秦氏争回这管家大权。

“父亲……”

周以慧不甘心,还有话想说,却只见周相爷摆了摆手。

若不是周以宁那个贱蹄子,又何至于生出这些事端,周以慧越想越发气不过,便朝着周以宁的院子去了。

“周以宁,别装了,若不是你,母亲何至于受如此罪。”

周以慧一拍桌子,怒上眉梢。

“大姐姐这话的,恕妹妹愚钝,未曾听懂。”

周以宁嘴角挑起一抹嘲讽的笑,说着谦卑的话,可却没有半点谦卑的姿态,跟周以慧演戏演的久了,她也乏了。

“周以宁!”

“大姐姐莫要如此大声,坏了嗓子多不值当。”

周以宁揉了揉耳朵,看着周以慧抓狂又拿自己丝毫没有办法的模样,她只觉得赏心悦目。

不料这时李胜家的却过来了。

“大小姐,夫人唤你过去。”

这李胜家的一来,周以慧只好愤愤不平地跟着走了。

周以宁见状,心里又多了一番盘算,才听着这秦氏再次被禁足的消息,却不成想她竟这么快又得到了自由。

“小姐,您何必跟大小姐撕破脸呢。”

这周以慧是相府的掌上明珠,惹了她,还能有好日子过得人,真没几个。

“无事。”

……

那一夜过后,秦氏大概是被老夫人罚得狠了,没再起什么幺蛾子,周以宁难得清闲了起来,跟着老夫人派来的热的开始学习起了歌舞了,虽说上辈子什么都会了,可现在这幅身子骨到底是差了些底子。

眼看着赏雪宴在即,她可不愿意在人前丢了丑。

“小姐,听闻老夫人为了赏雪宴,取消了二小姐的禁足。”

一日,周以宁练舞回来,红玉便来报信。

周以宁闻言,微微皱了皱眉,周以安那个性子,可不是省油的灯,怕是又要生出事端了。

稍稍眯了会,周以宁被清风咋咋呼呼的声音吵醒。

“小姐,快醒醒啊!小姐!”

“何事?”

周以宁睁开眼,方才的疲倦显然已经散去。

“明月不见了!”

“怎会如此?”

“奴婢也不清楚,这一转身的功夫,人就找不着了。”

“去找找,切莫将消息传出去。”

周以宁换好了衣裳,便和清风一起出了院子,脑子里还回想着自己的猜测。

果然叫自己猜中了,定是周以安坐不住脚了吧。

一出院子,便撞上个小丫鬟。

“你走路不长眼呀,撞坏我家小姐怎么办。”清风立即开口斥责。

小丫鬟忙说认错,见是清风立即问道:“你是宁姑娘?”

周以宁点点头,面前的小丫鬟十一二岁,她虽然在府里住的时间不长,上下也认得全。可面前这个她却没有见过。

小丫鬟见找到正主,着急道:“宁姑娘,你家明月在别苑跟人打起来了,我正找你呢,快去看看吧。”

听着便不像是明月会做的事,明月向来老老实实的,怎么可能会跟人起冲突,还是在别苑那种不正经的地方。

可这小丫鬟却信誓旦旦,像是铁了心要将周以宁带过去:“再不去,明月可没命了!”

这一路走蹊跷,小丫鬟虽着急却带着周以宁专挑人少的地方走,别苑就在眼前,小丫鬟却遮遮掩掩,见人就躲。

周以宁察觉到不对,拉着小丫鬟手腕问:“你看清那人是明月?莫不要骗我。”

此时,周以宁已经起了疑心,确信是那周以安的手笔。

小丫鬟皱眉,“宁姑娘,我好心好意帮你,你怎么还怀疑我?若是你相信就任明月被打死吧!”

下一刻,这小丫鬟便被人敲了脑袋,昏倒在地。

清风猝不及防,着实惊着了,可看周以宁的模样,却是云淡风轻。

原来是红玉趁人不备,把人给打晕了。

“三小姐。”

“做得好,把人看好,我去去就来。”

周以安一心想要把自己往别苑引,她若不去,可就白白费了周以安的一番心思,也错过了一出好戏。

“三小姐放心。”

“小姐,你去哪。”

清风反应慢了些,跟不上周以宁的思路。

周以宁闻言,笑道:“且跟我去看出戏吧。”

“小姐,这有什么戏可看。”

话落,只见周以宁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拉着清风躲进了一间偏房,

“小姐这是……”

“来了。”

周以宁说着,笑意渐浓。

眼看不远处,周以安在前面带路,身后跟着周家众人,就连老夫人也在,神情凝重。

周以安在先前关着周以宁的屋子前停了下来,清风远远地看着,不敢置信的看着周以宁:“小姐,是二小姐……”

“嘘。”

周以宁却不以为然,她倒要看看周以安能掀得起什么风浪!

“安娘,你方才说的可属实?”

即便到了门口,老夫人还是不大愿意相信周以安说的话,也接受不了周以宁会在这个节骨眼丢了相府的脸,加之这段时日发生的事,老夫人的心,还是相对偏在周以宁身上的。

可,周以宁从小毕竟养在乡野……

“祖母一看便知。”

话落,周以安便迫不及待推开了房门,脸上挂着得意的笑。

可空无一人的屋子,却让身后众人疑云。

“这……怎会如此……”

“妹妹,你方才说三妹妹与小厮在此私会,如何不见人呢,大姐姐知道你与三妹妹间生了些嫌隙,可毕竟血脉相连,倒也不必如此报复,这等有辱门风之事传出去只怕是会丢相府的脸,让外人谈笑。”

周以慧适时开口,看似识得大体的话,却是在不经意间将周以宁和周以安二人都踩上了一脚。

“不可能的,周以宁一定在这里,许是消息有误,记错了房间,让人搜一下,定能找到她,大姐姐,你千万相信我,我也是为了相府啊。”

一听周以慧的话,周以安顿时乱了阵脚,誓要将周以宁这个贱人给找出来。

可,老夫人和周相爷不说话,谁也不敢真的搜。

“搜吧。”

周相爷大手一挥,既然周以安如此肯定,便顺了她的意思,毕竟,整个相府如此兴师动众,若真是因为一点失误空手而归,那才真让外人耻笑他们的无知。

片刻之后。

“回老祖宗,相爷,奴才带人将这别苑搜遍,未曾见到三小姐。”

“不可能!你可曾找仔细了!”

“回二小姐的话,奴才都找仔细了,确实不曾见到三小姐。”

“够了,安娘,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

周相爷此时觉得自己方才真是鬼迷心窍才会信了周以安三言两语,跟她到这里来丢人现眼。

周以安向来最怕父亲,被他这么一吼,两行泪瞬间挂上眼梢,心中有屈却又不能言语。

“回府。”

“相爷好生兴致,草民这厢有礼了,不知相爷能否给草民一个交代,相府的人将我这别苑搜了个彻底,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这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呢,不知相爷有何高见。”

来人正是这别苑的主人,手拿一把墨画扇,看似稀松平常,可周相爷却认出这扇子上是当今圣上亲笔题的字。

“家长里短之事烦扰公子,现携家眷赔礼了。”

话落,周相爷身后一众人都欠了欠身,以礼赔罪,可眼见着周相爷的脸色,却变得更加难看。

早知周以安是什么性子,竟还任由着她胡闹,丢了这么大的人,周相爷这会子肠子都快悔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