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狂妃

庶女狂妃

更新时间:2021-07-20 17:45:43

最新章节: “姐姐这话是什么意思,妹妹我一直在乡下待着,什么厌胜之树妹妹听都没听过!”周以宁顶着着这张小白兔般可怜的脸,靠上去道:“妹妹知道姐姐这是有些着急了,可也不能血口喷人、栽赃陷害啊!“血口喷人?”“栽赃陷害?”周以慧气极反笑,“好一个血口喷人栽赃陷害,三妹妹还真是口齿伶俐!是不是血口喷人你可比我清楚!

第二十六章 此话当真?

马车刚在相府门口停下,便看见清风急急忙忙从府中跑了出来,差点冲撞了老太太。

“老祖宗。”

“毛毛躁躁,成何体统。”

“回老祖宗的话,清风是一时心急。”

“你一区区丫鬟,有何事心急,若是冲撞了老祖宗,你有几个脑袋来赔。”

周以安一见是周以宁身边的人,恨不得把她给撕了。

若不是那周以宁狡猾奸诈,她今日也不至于丢了这么大的脸面。

“老祖宗,请替三小姐做主啊!”

被周以安一训,清风顿时急了,跪在了老太太的脚边。

“宁娘有何事需要做主。”

经过这么一闹,相对于周以安,老夫人还是愿意偏向周以宁的。

“三小姐现下正在二小姐的院子里,老祖宗前去一看便知。”

清风颤抖着声音,不敢抬头,一口气将话说完。

“看来,今日这日子是跟二妹妹有冲突了。”

今日所出之事,事事皆关周以安。

想让人不调笑都难。

“大姐姐此话何意?”

见着周以安怒目圆睁的模样,周以慧只管往周相爷的身后站了站,不再作答。

“你一个小丫鬟,断不能信口开河,三妹妹怎可能在我院子里。”

周以安此话,算是将众人的疑惑都说了出来。

清风却不管不理,一心只想着让老夫人移驾,她断不忍心看着周以宁受如此大的委屈。

“去看看吧。”

还未走进周以安的院子里,众人便听到其中传来的阵阵啜泣之声,周以安的心,也瞬间悬了起来,有种大难临头的预感。

随后只见周以宁抱着浑身是血的明月,泪流不止。

一看老太太带人走了进来,周以宁伸手抹了抹自己脸上的泪水,爬着过去跪在了老太太的面前。

“孙女求祖母救救明月。”

周以宁声音颤抖得厉害,这也让周以安心中的预感更甚。

“这是怎么回事。”

老太太话一出口,苏瑶玉便上前将周以宁扶了起来。

“好妹妹,不着急,发生了什么,你且说来便是。”

“我知道二姐姐与我生了嫌隙,可身边人是无辜的,二姐姐大可冲着我来,妹妹愿承受任何,只求二姐姐不要再殃及无辜。”

周以宁一开口,便止不住的哭,梨花带雨的,让人看了,竟也生出几分心疼。

“你在说什么!”

周以安一听,自然是跳脚了。

此刻,清风站了出来,大着胆子将周以宁不曾说清楚的话圆了起来。

“老祖宗,我家主子午睡时便发现明月失踪,却不想找遍相府,竟在二小姐处,找到明月时,她便成了这副模样,求老祖宗做主。”

“此话当真?”

问话的,是苏瑶玉。

“回玉娘娘的话,奴婢所言,句句属实,奴婢还有人证红玉。”

被点名的红玉也在清风的身旁跪了下来。

“玉娘娘,奴婢亲耳听到二小姐让人捉了红玉,又让人误导三小姐,试图带着三小姐前往别苑。”

“你空口无凭!”

周以安一看又是这个红玉坏了自己的事,简直恨不得把人撕碎。

“奴婢并非空口无凭,二小姐派去的那丫鬟便是证据。”

如此说来,那丫鬟根本不用作证,这一切都已经明了,不过是周以安自导自演的一场戏罢了。

话落,苏瑶玉便朝着老夫人和周相爷欠了欠身,请他们做主。

周相爷怒火中烧,直接扬起手,给了周以安一个耳光。

周以安半边脸也肿得高高的,在场却没有任何一个人为她说话。

“父亲!您怎么舍得打我。”

周以安捂着脸,眼中满是不敢置信,还有对周以宁的恨。

万万没想到,周相爷竟然会为了周以宁这个贱人动手打她。

“给我住嘴,有一个这般如此的女儿,蛇蝎心肠,简直有辱门风!”

“周以宁,你这个贱人!都是你害我的,你定是去过别苑对不对,谁知你用什么高明的本领来的这一出,定是要害我!”

一听周相爷的话,周以安对周以宁的恨又深了一层。

周相爷差点被周以安给气昏了头,又一个耳光甩了过去,打得周以安不敢再出声。

“秦氏,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女儿!”

周相爷这一刻甚至有些后悔当初送去乡下的怎么不是周以安这个蠢货!

“相爷,是妾身疏于管教。”

“够了!连个孩子都管不好,看来这当家主母的位置,你确实不合适了。”

“往后妾身定让安娘跟随左右,不再生出事端。”秦氏暗自咬了咬牙,不敢反驳。

周相爷闻言,冷哼一声,拂袖而去,老夫人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脸色,让人给周以宁请了大夫便回了韶年苑。

好在明月都是些皮肉伤,没有伤及性命,周以宁才放下心来。

没了周以安那个蠢货乱事,周以宁的生活又重回了“正轨。”

一晃也到了年尾,整个相府的人都习惯了,有一位天才三小姐,虽然琴棋书画都不是顶尖的,可胜在一个学得快,几个月的功夫,便已超过了京城中大批贵女,想让人不注意到她都难。

如今她依旧是未长开的身量,远远看去还像是个小女孩儿,随意梳了发髻,只点缀了些许珍珠和红宝,穿了一件银红色的撒花裙子,冰天雪地中看起来煞是可爱。

“姑娘慢些,慢些。”

跟在她身后,从外面买进来的丫鬟清风和红玉一路小跑着追,手里捧着斗篷和汤婆子。

周以宁难得开心,回过身做了个鬼脸,不料突然撞上了一堵人墙。

“没事吧?”

这声音是个好听的男声,优雅又低沉,便是不看那脸也想象得出来该是如何俊朗的公子。

后跟上来的清风和红玉都忍不住脸上一红,低下头去。

周以宁也是垂头不说话。

那人只当周以宁是害羞了,正要扶起他时,周以宁却自己站起身,轻轻抖去了红裙上的雪。

“我不曾见过你。”那人又开了口。

周以宁微微勾起嘴角,是啊,你怎么可能现在见过我呢?

你心心念念的是相府的心头肉,嫡出的大姑娘。

又怎么会注意我这么一个区区的庶女呢?

你说是不是,宇文烁?

再世重生看见仇人,周以宁内心难忍的激动和兴奋。

她缓缓抬起头,笑着行礼道:“公子有礼了。”

宇文烁微微一愣,一时竟没反应过来。

眼前的女子,落落大方,看自己的时候丝毫不畏惧,甚至没有半分羞怯之意。

这反倒让他起了疑。

“你也是相府的姑娘吗?还是亲戚?”宇文烁不说痕迹的向周以宁靠近了一步“你叫什么名字?”

“我……”

“二皇子,这是我家三妹妹周以宁,前些日子才从乡下接回来,你自然不曾见过。”

周以宁话未出口,身后便传来了周以慧的声音。

“哦,是吗?难怪我没见过。”

听了这句话,宇文烁眼中的兴奋消减了不少。

乡下捡回来的,只怕没什么利用价值。

和他做了十几年夫妻,周以宁太熟悉他的每一个微表情了,他的鄙夷周以宁看在眼里。

这才是真实的宇文烁,对他有利用价值的人,他才会有几分结交之心,若是连利用价值都没有的,他看都懒得再看一眼。

曾经周以宁可以为了宇文烁去死。

现在,只怕是个笑话。

“大姐姐和殿下这是……”

周以宁欠了欠身,做出好奇的模样,眼底却多出了一抹旁人察觉不到的嘲讽。

宇文硕的母妃早逝,一直被养在皇后名下,然而皇后现在已诞下五皇子,宇文烁的身份如今不上不下,很是尴尬。

一个身份地位尴尬的皇子,配上她周以宁这个在相府身份地位尴尬的女儿,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只可惜从前都只是神女有心,襄王无意。

宇文烁的心思,从来都在相府的大小姐周以慧身上,不论是前世还是今生,都不曾变过啊。

不仅是因为周以慧有倾国倾城的美貌,更因为她是周宰相的心头至宝,若娶了她,就代表得到了整个相府的支持。

“殿下是来提亲的。”

周以慧会心一笑顺势拉住了周以宁的手,倒像是姐妹情深。

如今当着宇文烁的面,自然不可能跟周以宁撕破脸,所以不管周以宁问什么,她都非常细心的为她解惑。

宇文烁更是顺势握住了周以慧的手,看周以慧的眼神中,满是柔情蜜意,却深深的刺痛了周以宁的眼。

不过,她倒是没想到宇文烁会这么心急的上门提亲,这反倒和前世有些不同。

“既然二殿下和大姐姐相熟,宁娘告辞了。”说完,周以宁猛的甩开周以慧的手腕,自顾自的走了。

她是怕,自己若是再不离开,眼睁睁看着宇文烁和周以慧的柔情蜜意,会忍不住拔剑杀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