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狂妃

庶女狂妃

更新时间:2021-07-20 17:45:43

最新章节: “姐姐这话是什么意思,妹妹我一直在乡下待着,什么厌胜之树妹妹听都没听过!”周以宁顶着着这张小白兔般可怜的脸,靠上去道:“妹妹知道姐姐这是有些着急了,可也不能血口喷人、栽赃陷害啊!“血口喷人?”“栽赃陷害?”周以慧气极反笑,“好一个血口喷人栽赃陷害,三妹妹还真是口齿伶俐!是不是血口喷人你可比我清楚!

第二十七章 得寸进尺

只可惜她没注意到,指尖的红梅,有两株早已落到了宇文烁的手上。

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思,宇文烁顺手却从她手中拿过了两只红梅。

红梅开得好,在冰天雪地里格外打眼,似乎还带着些少女的体温。

有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

宇文烁微微皱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是从没见过的人,为什么,他会觉得怀念?

用过晚膳后,周相爷突然将周以宁单独叫到了自己的书房中。

“不知父亲找女儿何事。”

周相爷皱着眉头,道:“见过二皇子了?”

“只是无意中碰见。”

不知怎的,周以宁一中突然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如若让你给二皇子做侧妃,你可愿意?”

看似询问的语气,实则更像是命令。

周以宁闻言,万万没想到会出这样的岔子,跟前世也太不一样了吧!

宇文烁竟然也会对她起这样的心思?她分明看到了他眼中对她的嫌弃的!

“父亲莫要说笑,女儿心知自己已经许给了司家的大少爷。”

宇文烁这个大坑谁跳谁知道,反正她周以宁是断然不会再跳了。

“想必你也知道二皇子今日是来相府提亲的,往后慧娘就是二皇妃了,既然二皇子也瞧上了你,有你跟在慧娘身边作伴也好。”

周相爷可不管周以宁的意愿,能多嫁一个女儿进皇家,对相府来说可是锦上添花,求之不得。

至于司家那门亲事,他也打定了主意,周以安那个蠢货配司家大少爷那颗天煞的孤鸾星,想必也是极好。

“父亲,恕女儿难从命。”

周以宁人是跪着的,可这气场却一点的不弱,回到相府这么久,这还是她第一次顶撞周相爷。

今日就是说破天去,她也不可能答应给宇文烁做侧妃。

前世的屈辱她早就受够了,重活一次,绝不可能重蹈覆辙。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且准备着吧。”

闻言,周以宁暗自握紧了拳头,极力克制着心中的怒火,走出了书房。

翌日一早,周以宁便出了相府,直奔司家府邸。

“我要见你们大少爷。”

小厮不屑地回了一嘴:“哪来的丫头片子,我们家大少爷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

“我是相府的三小姐周以宁,与你们家少爷是有婚约的。”

她今日来,就是找司云帆提亲的!

“三小姐且等着吧。”

那小厮听周以宁报出相府的名号,看她的眼神都变得恭敬了。

不出一会儿,便有人带着她去了司云帆所在的啸风殿。

正在临摹的司云帆见她来,只是抬了抬眼,并未说话,身边的丫鬟也都退了出去。

几月不见,如今的周以宁还真是跟前些日子那个乡野姑娘大有不同啊,堪称改头换面,除了那双如小鹿般精灵的眼睛,浑身上下竟找不出半点乡野气息。

“司少爷,又见面了。”

“你来做什么。”

“提亲。”

眼见四下无人,周以宁便也懒得伪装自己,毕竟,重生后,最了解她的,就是司云帆了。

“这糕点还不错,就是不如我做的好吃。”

瞧着桌上放着桂花糕,她倒也是不客气。

司云帆见她如此放肆,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还真是没见过哪家的小姐像她一般。

“喜欢送你便是。”

“没想到未来的夫君如此好说话。”

见司云帆不说话,周以宁也不跟他逗闷子了。

“我今日来,既是来提亲的,也是来请司公子报恩的。”

“报恩?”

司云帆挑了挑眉,自认为自己已经不欠周以宁什么。

她救他一命不假,可他也已经替她躲避过秦氏的耳目,应当两清才是。

这个女人未免太过自信。

“你我之间,不是早就算清了吗。”

“原来司公子的命这么不值钱。”

区区两句话就当报恩了?

没门!

“你想如何。”

周以宁既然找上门来,那必定是早就做好了打算的。

“我也不跟你兜圈子了,二皇子要我做他的侧妃,倘若我真的嫁了,岂不是也丢了司大少爷的脸面。”

闻言,司云帆勾了勾唇,心想她这算盘是打错了。

“三小姐不知我在世人眼里是颗孤鸾星吗。”

“那是世人的眼光,与我何干。”

倒行逆施的事她上辈子见得多了,也做的多了,重活一世,已经是上天的恩赐,她还有什么好怕。

“你不怕死?”

那些姑娘们都对他司云帆避之不及,这个周以宁,倒是有几分不一样。

周以宁冷笑一声:“贪生怕死的,都是懦夫。”

“回去吧,过几日,便会有人上门提亲的。”

就当为了还她这个恩情,也冲着她这一腔孤勇,他认了。

“且慢。”

周以宁挑了挑眉,道:“我说了,提亲只是其一。”

“三姑娘,可莫要得寸进尺。”

“不算,早就听闻司公子在司府的处境,我虽是个庶女,可却也是相府的千金,想必司公子娶了我,也可以助你一臂之力,如此一来,你也不用觉得娶我是一件多委屈的事情,而我们之间的恩情,再另论,你只需要答应我三个条件,我们之间便如你所愿,两清。”

“什么条件。”

“我未曾想好,改日再告诉你,如今你只需要应允我便是。”

话落,只见司云帆唤了一声,周以宁知道,他这是答应了。

“司凛,送三小姐回相府。”

周以宁生出一抹笑意,却又带着与她年龄不相符的冷酷。

“多谢司公子了,日后还请公子多多指教。”

解决掉了宇文烁这个麻烦,周以宁也松了一口气。

既然周以慧喜欢,让给她便是,她周以宁这一生绝不会再沦落到跟周以慧争宠的地步。

司云帆向来都是守信之人,不出三日便带着人上门提亲。

“小姐,司家少爷来了,老夫人请您过去。”

一大清早,睡眼朦胧的周以宁便被清风这一嗓子彻底叫醒了。

没想到他的动作还挺快的。

周以宁过去时,司云帆正与相府的长辈们吃着茶,也不知道在聊些什么。

“孙女给祖母请安。”

老夫人放下手中的茶,淡淡道:“云帆,这就是家中的三丫头,你认认。”

若不是司云帆执意点名要见周以宁,老夫人这会子叫过来的就该是周以安了。

“司公子,小女子这厢有礼了。”

周以宁嘴角微微上扬,对着司云帆欠了欠身。

不知怎的,司云帆竟不大习惯如此拘泥于礼数的她。

“早就听闻三小姐美貌才识过人,今日一见,果真如此,司某今日冒昧上门,也是前些日子淘了些小玩意儿,想赠与姑娘。”

话落,身边的司凛便将一个精致的檀木盒子交给了周以宁。

“多谢公子。”

“不急,这玉佩也是赠与你的,只当是定情信物。”

司云帆说着,不急不缓地拿出了一块绝美的玉佩,老太太一看便知那是司家的传家之物,如此赠与周以宁,心思不能再明显,想来是认准了周以宁这个未过门的妻子了。

还未等周以宁接过玉佩,这厅堂中便多了一道突兀的声音。

“恐怕是要让司公子失望了,这玉佩,我家三妹妹怕是受不起了。”

周以安说着,便走到了周以宁的面前,抬手便是一个耳光。

周以宁猝不及防,自然是生生的挨了一道。

“二丫头!你这又是在闹什么!”

“祖母,您看,这是父亲派人在三妹妹这找到的。”

话落,周以安便将一个扎满了针的小人扔了出来,那上面赫然写着司云帆三个字。

一句周相爷派人,便坐实了周以宁这莫须有的罪名。

谁让这是相府,相爷说什么便是什么。

“此话当真?”

老夫人瞳孔一缩,显然不大相信周以安的话。

周以安便立即跪在了老夫人的面前:“祖母,先前是安娘被猪油蒙了心多次陷害了三妹妹,而如今事之重大,安娘断然不敢再有半句虚言,请祖母明查,三妹妹身边的明月亲眼所见此物是从三妹妹的床头翻出的。”

“宁娘,这可是你的东西?”

听周以安这么一说,老夫人的语气也变得严厉了起来。

周以宁则是不卑不亢的站在了原地,从容道:“不是。”

“祖母,这等东西可是犯了大忌,又有谁会承认呢。”

周以安见周以宁如此沉稳的模样,心下竟生出一丝慌乱,生怕老夫人会信了周以宁。

“给我跪下!去,把三丫头身边的明月叫来。”

老夫人对着周以宁呵斥了一声,随即又对绣线吩咐道。

周以宁咬了咬唇,跪了下去,可却依旧挺直了背。

“司公子,真是让你见笑了,家里妹妹不懂事,还望司公子切莫怪罪。”

周以安见势,朝着司云帆欠了欠身,倒像是个好姐姐的形象。

只可惜,这相府的水有多脏多深,司云帆早就心知肚明,又怎么会着他们的道。

“无妨,只望相府给我一个合理的交代便是。”

司云帆此话一出,老夫人便会意了。

“将三丫头拖出去,杖责二十。”

这事偏偏闹在了司云帆的面前,的确是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的。

“祖母,明月还未曾开口,您又何必急于定了我的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