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狂妃

庶女狂妃

更新时间:2021-07-20 17:45:43

最新章节: “姐姐这话是什么意思,妹妹我一直在乡下待着,什么厌胜之树妹妹听都没听过!”周以宁顶着着这张小白兔般可怜的脸,靠上去道:“妹妹知道姐姐这是有些着急了,可也不能血口喷人、栽赃陷害啊!“血口喷人?”“栽赃陷害?”周以慧气极反笑,“好一个血口喷人栽赃陷害,三妹妹还真是口齿伶俐!是不是血口喷人你可比我清楚!

第三章乳娘

若是以前那个做事小心翼翼什么都不懂的周以宁,她这招还有些用。

只可惜,现在是曾经在太和关经历了生死,执掌了后宫十年的周以宁,哪怕在一个小小的身躯里,也不是她的鞭打可以吓唬住的。

估摸着乳娘走远了,周以宁冷笑一声,扔了手里的斧头。

她跑进房间里,从一个不起眼的麻袋中翻出了几根黑黝黝的药草,这是他在山上发现的好东西,只需要两根下去,就能让人像是死人一样昏睡上几天。

乳娘啊,你可别怪我心狠了,你若是不死,我如何能换几个放心的人在身边呢。

相府后宅那个吃人的地方,不用自己的人,我可住的不放心。

周以宁毫不犹豫地将草药切碎加进了煮好的鱼汤里。

等到乳娘打了两圈牌回来后,闻到了鱼汤的香味儿,这才又没有骂起来。

周以宁安安静静的跑在院子里继续劈柴,心里默默地数着数。

三。

二。

一!

‘咣当’一声,只听见碗盏摔在地上的声音。

等到周以宁进去看的时候,乳娘就像是死人一样躺在地上,浑然没有知觉。

周以宁一声不吭地从地上拿起一块尖角的碎瓷片,在乳娘脖子上的大动脉上用力一扎,扎出一个几寸深的口子,鲜血顿时汩汩的往外淌。

要不了一个时辰,她就能无声无息的没了命。

做完这一切,周以宁淡定地把碎瓷片塞进了乳娘的手里,就像是没事儿人一样,翻了个身,带上自己的小草药包跑去了藏住司云帆的树丛中。

“你还能动吗?”周以宁轻轻拍了拍他的脸颊,把他从冥想中叫醒了过来。

司云帆点了点头,只是一起身,眉头又皱了起来,疼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看你打扮的体面,不像是穷苦人家的孩子,你若联系得上你家里人,就尽快联系,我现在到大路上的驿站去,也好叫你早点回家养伤,一直这样也不是个办法。”

司云帆是司家人,肯定有联系家里人的手段,把他一直放在这个穷乡僻壤也不是个办法,而且现在周以宁杀了乳娘,若是不逃,迟早被人找出破绽。

唯有利用眼前的司云帆。

周以宁眼中闪过算计的光芒,突然,绽放出一个温和的笑容。

“我同你实话实说吧,我是相府的人,只不过不是从太太肚子里钻出来的,又遭人嫌弃,自小就被扔在这穷乡僻壤……现在相府有用的到我的地方,估计这会儿就有人要把我接回去了,你得替我做个见证,得告诉他们是我救了你,把你背到驿站去的。”

“你是相府的人?”司云帆的表情出现一丝裂缝。

他虽然和相府有婚约,但对相府的人,他可是敬谢不敏了,那相府除了门口的两只石狮子是干净的,恐怕连一只蚂蚁都污浊不堪。

他想想都觉得恶心。

“我是相府的老三,那个从小就被扔在乡下的周以宁……我看你这么体面,应该也是京城的人,但只怕是京城人也不认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