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狂妃

庶女狂妃

更新时间:2021-07-20 17:45:43

最新章节: “姐姐这话是什么意思,妹妹我一直在乡下待着,什么厌胜之树妹妹听都没听过!”周以宁顶着着这张小白兔般可怜的脸,靠上去道:“妹妹知道姐姐这是有些着急了,可也不能血口喷人、栽赃陷害啊!“血口喷人?”“栽赃陷害?”周以慧气极反笑,“好一个血口喷人栽赃陷害,三妹妹还真是口齿伶俐!是不是血口喷人你可比我清楚!

第三十章 厌胜之术

“切莫胡说。”秦氏冷眼看了周以安一眼。

“二姐姐可不能冤枉我!”周以宁委屈的扬起一张脸,“父亲,女儿是不慎被人推下了水坑才弄得如此狼狈的。”

“是啊父亲,若是私会情郎,那会把自己搞的这么狼狈,难不成,三妹妹还会故意?二妹妹,话可不能乱讲啊。”

周以慧这话说的,又让人不得不多思考一层了。

周以安也懂的乘胜追击,继续道:“笑话,哪里的水坑能把人搞成这幅鬼样子?就算你没有私会情郎,身为女子,独自游荡在外面,若是被人认了出来,我们相府的脸该往哪搁?”

“安娘说的没错,宁娘啊,我知道你与你二姐姐之间有些许过节,但你今天的事情毕竟事关我们你两位姐姐的前程,你可别…”秦氏没有把话说透,时时刻刻都注意着相爷的脸。

果不其然,他背着的手开始不怎么镇定的动了起来。

“宁娘啊,你真的是这样走回来的吗?”

相爷想要她确定的答案。

“这种事情,三妹妹断然不会说谎的,”苏瑶玉终于找到缝隙插嘴,“三妹妹走了这么远的路,相爷不如先给三妹妹洗漱一番,再问也不迟?”

“那可不行,玉姐姐,你成婚了倒是没关系,但是我和大姐姐还是要嫁人的。”

今天晚上的周以安仿佛开了光一样,几乎都说在相爷的心坎上,对于周以慧,她可是要做皇妃的,绝对不能让周以宁这样一个庶女给毁了。

“宁娘啊…”

“父亲若是不信,女儿愿意验身以证清白。”

没等相爷说完,周以宁扑通一下子跪了下来,说出的话几乎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

未出阁的女子验身,这要是传了出去,就是她依旧完璧,那也是一大丑事啊。

这家伙,难道要来一个鱼死网破?

“这孩子瞎说什么呢,”秦氏干笑着打破尴尬,“你父亲只是问问。”

“如果父亲一定要安心的话,那么验身,就是最好的方法。”

周以宁算是步行险招,她知道这些人的,只要牵扯到关于她们的利益,就是仇人也能暂且化敌为友。

她眼底的那抹坚定,让在朝堂之上见识过多少风雨的相爷都有些惊动,这种年纪,真的不该有这种眼神。

“要是三妹妹是这样一路走回来的,想必没多少人认出来吧。”苏瑶玉试探性的说道。

“女儿沿着小道回来,这才耽误了很多时间。”周以宁迅速接话。

“小道?那想来是没多少人了?”

两个人一唱一和,终于相爷脸上有了微微松动。

“罢了,安全回来就好。”这个时候,他也不好说什么,说多了反而是添油加醋,落人话柄。

“今天的事情,你们若是敢传出去半分,后果自负。”

周相厉声说着,看了一眼依旧抵着头的这个三女儿,有些不耐的开口:

“瞧你身上这么多污渍,赶快回去洗洗吧!”

闻言,周以宁终于松了一口气,其实她刚刚也是在赌,赌周相对自己的脸面究竟有几分的重视。

“瞧你身上这么多污渍,赶快回去洗洗吧!”

“是。”

周以宁这才从地上站了起来,行过侧礼之后,才不慌不忙的起身。

回到自己院子里面之后,周以宁迅速地收拾了一番,随后将脏了的裙子给清风。

“将这条裙子拿去无人处烧掉。”

“小姐,这做裙子的料子可是最好的,烧了未免有些可惜吧?”

周以宁瞥了一眼惋惜的清风,慢悠悠道:“这些不过身外之物,一会儿你烧裙子的时候,找一个你老太太屋子近点的地方,一定要让人看见。”

“啊?这……”

清风有些看不懂她家的三小姐了,老太太一向不喜欢别人在她的门前烧东西,小姐却还让她……

周以宁见她犹犹豫豫的样子,加重了声音,不容反驳的说道:“你照着做就行。”

“是。”

清风点了点头,拿着衣服出了院子。

她不过刚到老太太屋子的一个角落,火都没点燃,只见老夫人屋子一下就出来了好几个。

“你是哪个院子的?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敢在这外面烧东西?”

清风的脸煞白,心中不停的打着鼓,故作镇定道:

“回禀嬷嬷,我是三小姐屋子里的。”

“奴婢烧的是今晚我家小姐染污的裙子,小姐夜深已经睡下了,我怕火光吵醒小姐,这才找了一个偏僻的地方。没曾想惊动老太太,奴婢知错,立马就将这里收拾了。”

“三小姐?”

嬷嬷眼睛里面露出一丝精光,这周以宁是真不懂府里的规矩还是……。

“呵,三小姐不知道,难道你还不知道老夫人的忌讳?另外,我看你这贼眉鼠眼的的样子,想必手里的东西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怎么会呢!”清风猛然跪下,“嬷嬷真的误会了,不信的话,奴婢可以把残料给您看啊。”

嬷嬷不屑的对着那铁盆啐了一口:“你说是衣服就是衣服了?给我好生跪着,待我禀告了老夫人再那你试问!这要是你们家小姐给我们老太太施的什么厌胜之术的话,那可得了?”

话语一落,嬷嬷连忙跑进去禀告。

清风吓的冷汗直流,这三小姐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啊!

莫不是在故意坑自己?

怎么看这嬷嬷都是有人等在这里,这下子好了,若是被冤枉故意陷害老太太扎小人,那可就真的活不了了。

周以宁洗漱之后没有睡下,就在等着老太太那边叫人。

她啊,有一个习惯,对于那些得罪自己的人,有能力,就当场报仇了。

老太太的大厅里面,灯火通明。

周以宁只穿着一件薄薄的素衣就来了,什么也没说,便一扑通的跪在了地上。

周以宁双臂轻轻颤抖,道:“不知……不知孙女哪里做错了,还请……请祖母指点。”

老太太十分相信鬼神之说,否则也不会不顾时辰就将她唤了过来。

“有人看见你的女婢在我的屋后烧东西,这件事你可知道?”

“孙女……孙女知道,但是那东西绝对不是什么脏东西,只是……只是孙女的一件污裙而已。”

周以宁怯懦的开口。

“一件污裙而已,为何要烧?”老太太平缓的声色,让人听不出她现在的喜怒。

周以宁想了一会,才讪讪道:“孙女……孙女不敢说?”

“这有何不敢?难不成这裙子里还有什么玄机?”

“……”

“三小姐,这件事情若是说清楚了,老太太也自然会放你走,但若是说不清楚,我可就得好好的与三小姐唠叨唠叨了。”

老太太身边的嬷嬷,那可是以前在宫里做过事情的老人,别的不说,折磨人的手段可是有一套。

周以宁把头低得更低了。

“孙女今日下午在回去的路上遇见一位高人,本来孙女儿已经迷路了的,信得高人指点才得回家,临走的时候,高人嘱咐我一定要将身上这件带污的罗裙烧掉,并给了我一张……一张黄符,而且还说烧的位置必须是特定的,所以……”

“高人?”

老太太平静的眼睛里面终于有了一点波澜,“除了这些,那个高人还说什么了?”

“他将孙女在乡下的事情一句不差的说了,更是提到了祖母,说什么并非与子无缘,不过这句话,孙女也不知道什么意思。”

与子无缘!

老太太的手上把玩的佛珠突然断裂开来,珠子散落了一地。

一时之间,大厅寂静的只剩下珠子滚动的声音。

半响,老太太哽咽的开口:“这人,可,还说了什么?”

“其他的,孙女也不知道了。只知道他让我把罗裙烧掉之后,将围墙周围的土都给翻一下,便没有其他的了。”

老太太思索了一会,摆摆手道:“行了,你下去吧。”

“是。”

周以宁一幅软着腿的模样,在丫鬟的搀扶下离开。

直到第二日拂晓,周以宁去给秦氏请安的时候才知道,昨日她半夜被老夫人和相爷叫去,到现在都没有回来。

既然她不在,那么今日份的请安自然也可以免去了,周以宁还没有离开院子门前两步,周以慧气急败坏的冲了过来,看她脸上隐隐留下的两条泪痕,应该是哭过了。

“贱人!”

她一巴掌打过来,周以宁也这样实在的挨下了,这一巴掌,把旁边的丫鬟小厮都吓的够呛。

周以宁捂着脸,挤出两滴眼泪委屈道:“大姐姐为何打我?”

“你说呢!”周以慧恨不得把她这张虚假的脸给撕下来,她真是小看了这个从乡下来的丫头,年纪不大,心思倒是比任何人都重,一连让他们母女着了几次道!

“定然是你,陷害我母亲对祖母下厌胜之术!我早就该知道了,你就是和那二房的苏瑶玉是一伙的!”

“姐姐这话是什么意思,妹妹我一直在乡下待着,什么厌胜之树妹妹听都没听过!”周以宁顶着着这张小白兔般可怜的脸,靠上去道:“妹妹知道姐姐这是有些着急了,可也不能血口喷人、栽赃陷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