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狂妃

庶女狂妃

更新时间:2021-07-20 17:45:43

最新章节: “姐姐这话是什么意思,妹妹我一直在乡下待着,什么厌胜之树妹妹听都没听过!”周以宁顶着着这张小白兔般可怜的脸,靠上去道:“妹妹知道姐姐这是有些着急了,可也不能血口喷人、栽赃陷害啊!“血口喷人?”“栽赃陷害?”周以慧气极反笑,“好一个血口喷人栽赃陷害,三妹妹还真是口齿伶俐!是不是血口喷人你可比我清楚!

第三十一章 可笑

“姐姐这话是什么意思,妹妹我一直在乡下待着,什么厌胜之树妹妹听都没听过!”

周以宁顶着着这张小白兔般可怜的脸,靠上去道:“妹妹知道姐姐这是有些着急了,可也不能血口喷人、栽赃陷害啊!

“血口喷人?”

“栽赃陷害?”

周以慧气极反笑,“好一个血口喷人栽赃陷害,三妹妹还真是口齿伶俐!是不是血口喷人你可比我清楚!”

“你……”

“宁娘说的没错。”

周以慧的话还没有说完,刚刚彻底的掌管在了周家管家权的苏瑶玉,便直接夺去了她的发言权。

果然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周以宁看着苏瑶玉,脸色都红润了一大半呢。

“慧娘,你可是我们相府嫡女,以后是要当皇妃的,随意殴打姊妹,确实有失嫡女风范。不如这样吧,妹妹回去再把女戒多看几遍,就当是平一下内心的燥气了。”

苏瑶玉对她皮笑肉不笑,作为嫡女,她又哪里受过这样的憋屈。但是秦氏刚刚被清权,现在和苏瑶玉杠上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那就谢谢玉姐姐提醒了。”

周以慧的表情不可谓不丰富,还真是碎了牙齿活血吞,走的时候更是不忘狠狠瞪了周以宁一眼。

周以慧一走,苏瑶玉就立刻满脸担忧的看着她,隔着丝帕摸了摸周以宁的脸,道:“这女人下手真狠,我房里有些治红肿的药,一会去我房里敷上,这女人啊,脸可不能有问题。”

“无碍,”周以宁拒绝了她的药,前世受的折磨,这个还不到那个时候的千万分之一,如果她连这个都忍耐不了,如何复仇?“倒是恭喜玉姐姐了,得了管家之权。”

“这都是那秦氏自作孽不可活。”苏瑶玉嘴上这么说,脸上的表情也已经暴露了她此刻真实的心情。

周以宁露出一抹不易让人察觉的冷笑,两个人并肩一起往回走。

被剥夺管家之权的秦氏,怎么可能就此罢休!

若非是周以慧和二皇子他们两个的婚事在即,指不定还要出什么幺蛾子。

故而,这段时间周以宁也没出去招惹,安安静静的待在自己的院子,偶尔去给老夫人请个安,一幅修生养伤的模样。

只是,她不出去,却总有人自动送上门来……

“小姐,二皇子又来信了。”

周以宁眉头一皱。

“烧了。”

“可是…”

清风不懂,为什么周以宁对二皇子都不假辞色。

“没什么可是,以后他的信,一概不准接,再有下次,你就不必待在我这院子了。”

“…是。”

清风乖乖的在火烛上面将信烧灭,心中十分忐忑。

“对了,最近秦氏如何?”

秦氏虽然没了管家之权,可是外面还是有些庄子铺子在经营的,只是周相一直不知道。

“最近大夫人的店铺三番五次的有人去闹事,门庭都着实有点冷清了。还有大夫人娘家开在京都的酒楼,好像一直非常萧条。”

“呵。”

那是一个地下赌场,表面上面看自然门庭冷落了。

“这人啊,永远都不会嫌弃自己地太少,铺子太小的。”

落笔,一个大大的“财”字,漂亮的落在宣纸上面。

“找个人,报官。”

不把人逼到绝境,如何让她相信自己可以重生呢。

很快,秦氏的地下赌场被曝光了,这连带的便牵扯上了周相。

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可耐不住周相树敌太多,最后皇帝还是给他安了一个治家不严之罪,一下子罚了半年的俸禄。

这没钱不算什么,丢面子才是真正的大事。

晚上。

“走,随我看戏去。”周以宁说完,换了身素净的衣裳,来到了大堂。

这一次,老夫人可是对周相下了狠话呢。

也不知道,她这个好父亲,会如何处置秦氏呢……

大堂里只剩下他们这几个亲眷,家丁奴婢都被屏退在外,可秦氏跪在地上哭的那叫一个惨兮兮,外面的人听的一番好戏。

“老爷……老爷我错了!是妾身一时鬼迷心窍,但是与慧儿无关啊!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现在二皇子有意要推迟婚事,这是什么意思?用你的猪脑袋给我好好想想!”

周以宁想想,都觉得可笑啊。

果然,宇文烁还是那个宇文烁,一个只会对自己感兴趣的人和有利用价值的人上心。

前者又怎能比得上后者。

周以慧突然跪下,脆生生的开口:

“父亲!这事真的和母亲没关系啊!定是我,肯定是女儿哪里惹二皇子不快了,父亲,您就别怪母亲了!”

闻言,周以宁打趣儿的看着周相。

内心确实鄙夷的嗤笑一声,呵,好一出母女情深的戏码,只不过在她这个好父亲心里,眼下指不定得有多烦。

只见周相一脚踢开拉住他的衣角的秦氏,气道:“就是有你这样的娘!这才带坏了我们这么好的一个女儿!我看,你还是给我回庄子里面好好的反省反省!从明天开始,你就给我滚到郊外的庄子里去,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回府!”

“不可啊父亲!”

周以慧这下子算是彻彻底底的着急了,要是秦氏走了的话,这个偌大的相府她还剩下什么。

“如果你要赶走母亲的话,那就把女儿一起赶走吧!”

“是啊父亲,”周以宁这个时候终于开口了,她站起来,脸上挂着几分同情和心疼。

“大夫人终究只是一时被鬼迷了心窍,何况大姐姐一直和母亲生活在一起,是万万不能离开大夫人的,父亲,您就网开一面吧!”

“我也觉得这事情可能没那么严重。”苏瑶玉也开口了。

按道理来讲,这么多人求情他也该不会再把秦氏派到外面的庄子里了,没想到这次,周相竟然如此执着。

“看到没有?这就是被你打的妹妹!”他破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周以慧。

周相一想到自己这么多年花了那么多的心思来培养这个女儿,可是最后得到的却是这样的结果,要把秦氏送走的心就越发坚定了。

终究是把心狠了下来,无论她们怎么说,周相要将她安置在郊外的庄子里。

这算不算是……一次意外的收获?

周以宁嘴角挂着一抹冷笑。

翌日。

苏瑶玉突然寻了过来。

“换身衣裳,我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

原来,是苏瑶玉接到了来自邀约,说是冰嬉会提前开始了。

是的,不知不觉就入冬了,平阳湖的湖面已经结冰好几天了,所以这一年一度的滑冰节,也要开始了。

“可我并不会滑冰。”

听了苏瑶玉的一番解说,周以宁头也没抬的回到。

本来这样的地方,周以宁这样一个庶女是没什么资格去的,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宫里头,有人点名让她去。

可这话,苏瑶玉却是不会对周以宁说的。

“这次去的话说不定可以认识几个皇亲国戚什么的,你也不想以后就真的嫁给司家那位吧。”

闻言,周以宁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司云帆的脸,一个恍神,手指便被扎出了一滴血珠。

倘若她还是以前那个普普通通的庶女,那么没有人会关心她要嫁给,但是……

“嫁给司云帆有什么不好吗?话说这京城中的美男子也没有几个,他容貌绝世无双,我倒还觉得我赚了。”

“瞧你,”苏瑶玉被她弄得失笑出声,“这司云帆纵然长得再好,却是一个天煞孤星,如今你好不容易熬了出来,若是嫁给他就出了什么事情的话,就太得不偿失了。”

“哎呀,”周以宁听烦了,“行了,行了,我去还不行吗?但至此一次啊,以后可不许拿别的话来堵我,我就嫁给司家那位就行了。。”

“好,绝对不说!”见她答应,苏瑶玉脸上立刻笑开了花。

周以宁赶紧换上厚重的衣裳随着苏瑶玉出门,外面冷风嗖嗖的吹,寒气逼人的狠。

到的时候,周以宁还是不免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

一大片的冰湖,还真是好看。

“公主当心点!可不能滑倒了。”

周以宁没有在这旁边站上多久,一身着红衣的女子如风一般的从她身边滑过,后面还跟着好几个丫鬟仆人。

“你们真慢!本公主不等你们了!”

宇文霜——皇帝最小也是最宠爱的女儿,没想到今天可以在这里碰见她。

上辈子的时候,这小姑娘就曾经提醒过她宇文烁那个人,可惜啊,那个时候她没有相信,结果酿成了悲剧。

“你就是那个周相爷在乡下的庶女?”一个身着鹅黄色衣服的姑娘突然上来,一张脸生的极为刻薄。

周以宁完全就是自己待着没动,这些人却偏偏要来找事。

“是。”她态度此刻好算是好。

“你会滑冰吗?”

“不会。”

“这都不会,你来这里做什么,丢脸吗?”

此话一出,其他的贵女们也嘲笑了起来。

“你大姐姐说你学东西可是极快的,想必这滑冰也难不倒你。来人啊!给我们这位相府三小姐,换双滑冰用的鞋子。”